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可以無限轉化 > 第六十一章 九陰絕煞
    夏秋生看著林凡,眼中有欣賞也有欣慰,“你這孩子,比舅舅想像中的還要有出息。你這次回去,也算是衣錦榮歸了!”

    林凡被他說的有些不好意思,便撓了撓頭,道“阿舅,這些錢,應該夠買一套宅院了吧?”

    “差不多了,我手上還有些銀子,合在一起足夠了,”夏秋生道“不過你一個人回去我可不放心,這樣吧,我給下面交代一下,然后和你一塊回去。”

    片刻后,林凡和夏秋生坐在一輛馬車里,這車是夏秋生的專用馬車,無論公事還是私事,都可以使用。

    馬車前面,有夏秋生親傳弟子充當車夫。

    馬車后面,有一名弟子騎著一頭棗紅色高頭大馬跟隨,他手里還牽扯著兩頭彪壯大馬,是給夏秋生和林凡備的。

    馬車一路出了城。

    城門口處,有大量的流民涌入城內,

    這些流民,有富有貧,貧民居多,都是拖家帶口的,臉上都有流離失所的焦慮與凄惶,

    掀開窗簾,看著外面的成群結隊的流民,夏秋生皺眉感慨,道“唉,都是僵尸鬧的。”

    林凡也從車窗口看著外面的流民,道“這么多人涌入青陽城,青陽城會不會人滿為患?”

    夏秋生道“這么一鬧,青陽城的物價肯定上漲,手上沒點錢,還不是要被活活餓死,唉,這世道,錢也很重要呀。”

    林凡道“阿舅,這一次,僵尸怎么會鬧的這般兇?就不怕官府和幫派的聯合剿殺?僵尸跟陰鬼一類不同,陰鬼一類擅隱形,僵尸可隱不了,面對官府打壓,它們往哪里躲,往哪里藏去?”

    夏秋生聽了這話,面色一震,看了林凡一眼,“林凡,你不會遇見過僵尸吧?”

    林凡心道何止遇上,殺都殺了兩頭了,而且還包括銅甲尸。

    但卻不敢講出來,

    在這方面,無論是對幫組織還是對自己的親舅舅,他都有所避諱,怕引起他們的懷疑。

    他只是搖搖頭。

    夏秋生見狀松了一口氣,沉吟少許,才道“普通的僵尸,被稱作毛僵,毛僵全身長毛,一眼便可以看出與咱們人類不同,毛僵經過進化會變成銅甲尸,

    銅甲尸不僅強大,還擅土遁,而且土遁的速度是其奔行速度的十倍,這就可怕了,這也是銅甲尸肆無忌憚的原因了,斗得過就斗,斗不過,它們可以通過土遁之法逃跑,甚至潛到地下隱藏。”

    聽到這,林凡便已確定,那天他在荒野殺掉的,百分之百是銅甲尸了。

    “毛僵為什么不敢進行大規模地進行屠村行動,因為它們沒有土遁之法,再者它們的實力太弱,村民們抄起家伙和他們拼命,他們也怕。也只有銅甲尸才敢這么干。”

    聽到這里,林凡聳然動容,“阿舅,這么說,這次屠村事件,是銅甲尸所為,而且銅甲尸的數量,不在少數……”

    夏秋生點點頭,然后朝前面趕馬的弟子看了一眼,臉上顯出幾分諱莫之色,壓低聲音對林凡說道“這次暴動,至少50頭銅甲尸……”

    林凡一驚“這么多!從哪冒出來的?”

    夏秋生聲音又壓低一些,“這次都怪那些縣兵們,他們巡查不到位,玩忽職守造成的。”

    說到這里,夏秋生臉上閃過一道冷笑,“阿凡,不要說你,任何人都想不到,那幾十頭銅甲尸,就是從咱青陽縣城內冒出來的……”

    聽了這話,林凡鬼使神差地想到了他曾經去過的那片廢棄民居,想到了陽基內的一座座墳包。

    果然這時,夏秋生道“就在蛤蟆寨廢棄民宅中冒出來的……”

    林凡道“蛤蟆寨,是槐蔭街西面的那片廢棄民居嗎?”

    “對,就是在那里。”夏秋生臉上閃過一道古怪,“阿凡,你怎么知道那里?你去過那里?”

    林凡道“我經過那里一次,見那些民宅的院子里都立有墳包,心下古怪就沒敢進去。”

    夏秋生一聽這話,不由也是一陣的后怕,道“幸虧你沒進去,”

    頓了一下,又道“那幾十頭銅甲尸,就是從那些墳包中鉆出來的。”

    林凡道“要進化成銅甲尸不容易吧,要好長時間吧,就一直沒人發現?”

    夏秋生道“那個蛤蟆寨以前就邪乎,寨子里的人,都活不過五十歲,也沒病沒災的就死了,總之就是不能長壽,而且那里的人也都不健康,大多都疾病纏身,后來寨子的人就陸續搬遷了,

    也是考慮到不打算再回來,也可能是考慮到埋在外面會被野獸刨了,所以他們就把家里死去的人埋在自家的院子里,也不知哪家人起了頭,結果整個寨子紛紛效仿,甚至還把埋在外面的家人尸體移墳到家中,所以就出現了家家陽基建陰墳的景像,

    本來,蛤蟆寨人去宅空,土地是要被縣衙收回去的,但考慮到那地方邪乎,所以也沒有收,更沒人搬去那里住,就任由它荒廢了,

    誰承想,那蛤蟆寨乃是一塊九陰絕煞之地,陰氣太重,人上了年紀氣血衰弱,就無法壓制地下陰煞之氣,所以那里的居民往往都活不過五十歲就死了。”

    “九陰絕煞之地是陰魂鬼物的天堂,也是滋養僵尸的絕佳寶地,人死后是絕不能埋在那里的,否則從埋下到變成僵尸,尸變的過程都不會超過三年時間,而且變成僵尸后若尸不離墳,繼續受享陰煞之氣,能快速進化成銅甲尸,

    所以才一下子滋生出了大量的銅甲尸,當然這跟縣兵們失職有關,也可能是一些鬼道人士施鬼術邪法,封住了那些墳墓,將毛僵拘于墳中,毛僵不出,繼續受陰氣滋養,加速進化,自然而然地,就成銅甲尸了。”

    聽到這里,林凡恍然了,明白了,

    那晚從槐蔭街出來后所進入的廢棄民居,就是蛤蟆寨,

    他所看到的陽基中的那些陰墳,里面就是銅甲尸的滋生之所,

    而當時他是距離那些銅甲尸那么近,想想也是一陣的后怕。

    這時他也明白了,為什么當時他用大刀挖墳掘墓時,會被那名僵尸招呼,對方分明就是故意打斷他的。

    而且當時他猜測那僵尸背后還應該有一個幕后大佬在操控一切,

    現在看來,自己的猜測,一點不差。

    想到這,林凡道“其實也不能怪那些縣兵吧,主要還是沒有引起縣衙的重視。”

    夏秋生道“是呀,這背后應該還有邪修暗中操控,否則幾十頭銅甲尸也不會在城內滋生出來,”

    言罷,夏秋生又道“這件事對縣衙,對我們整個青陽縣都是一個恥辱,所以上頭不讓對外講,林凡,這件事你也不要亂說。”

    “那是當然。”林凡道,他這時心下也是遺憾,如果當時他把這件事說出來,也許事情不會到這般地步,

    但轉念一想,他一個小小的入門弟子,人微言輕,即便說出來也不會引起重視,相反還有可能暴露自己的面板異能。
快乐时时彩开奖记录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