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離婚后忽然得寵 > 026窒息死亡
    蘇覓知道這里面有一個算一個,沒有一個人是向著自己的,索性掉頭就走。

    一直在醫院里幫忙辦手續的苗苗看見從病房里出來的蘇覓臉色不對,知道她在里面受氣了,正要進去幫她出口氣,卻被蘇覓攔下。

    蘇覓有些無奈的說:“算了吧,但凡里面有一個人是向著我的,我都不會讓許婉嬌繼續在里面待著。”

    “你婆婆怎么回事?你才是他們沈家明媒正娶的兒媳婦,許婉嬌在里面算怎么回事?”

    這才是讓蘇覓最心寒的地方,她以為她婆婆至少是個知書達理的人,沒想到沈芊芊回來后,就像變了個人似的。

    蘇父一臉頹唐的走過來,蘇覓給苗苗使了個眼色,示意她不要亂說話后。

    可蘇世雄一看見蘇覓一臉的傷,著急的說:“覓兒啊,你的臉是怎么回事?怎么嘴巴都是紫得?”

    “沒事兒,就是昨天開車有些快,撞了。不過沒事兒,都是皮外傷。爸您別擔心。”

    蘇父點點頭坐在蘇覓身邊說:“你現在懷著孕,以后最好讓司機開車,不要自己開車了。”

    說到司機,蘇覓又想起直接導致自己母親去世的那個司機現在還逍遙法外,心里不由生出一股恨意。

    “爸,我媽的死亡原因報告出來了嗎?”

    蘇父點點頭,一臉痛苦的說:“說你媽是缺氧窒息而死。”

    蘇覓一下站起來說:“我媽那時候明明在高壓氧艙,怎么會窒息而死?”

    蘇父有些茫然的說:“醫生說可能是有痰,因為在氧艙里,沒有及時清理,所以窒息死亡。”

    蘇覓認為事情沒有這么簡單,她母親生前就很少咳痰,她也問過一直在醫院陪護的張姨,說她媽昏迷期間一直沒有被痰嗆過,小心起見每次進氧艙還會人為吸一次,怎么這次就會咳痰被嗆窒息?

    蘇覓堅持要遺體解剖,一直跟在蘇父后面辦手續默不作聲的陸嘉遇說:“我想媽一定希望有尊嚴的走掉,不想別人把把她身體弄得那么難看。”

    蘇覓有些激動的說:“可是媽現在死因不明,你難道不覺得蹊蹺嗎?”

    陸嘉遇一臉真誠的說:“我不知道我該叫你姐姐還是妹妹,但請你尊重我母親,我是她的親生兒子。”

    蘇父也贊同陸嘉遇的意見,認為華康醫院很權威,沒有必要多此一舉。

    蘇覓堅持要解剖遺體,陸嘉遇眼神冷峻的說:“我說了,我不希望我母親的遺體再受苦。”

    “我母親”這三個字一下就刺痛了蘇覓的心,她到底是抱養來的棄嬰,說話不作數的。

    蘇覓有些無力的點點頭說:“那媽的葬禮就拜托你了。”

    陸嘉遇不卑不亢的說:“媽的葬禮一定會體體面面。”

    陸嘉遇出去后蘇父安慰蘇覓:“嘉遇這二十多年來在養父母家里吃了不少苦,性格有些倔,你就讓讓他。”

    蘇覓有些難受的張口說:“爸,您真的還把我當親生女兒嗎?”

    蘇父揉揉蘇覓的頭發說:“傻孩子,那這二十多年來爸爸是怎么對你的忘記啦?以后咱們一家人要好好相處,這段時間你多讓著些嘉遇。”
快乐时时彩开奖记录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