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當災 > 第五十四章 高標準,嚴要求
    夜如濃墨,皎月高掛。

    距離散修街道不遠的一處寶閣內,門窗緊閉,燭光湛黃。

    無衣正側躺在榻,袒胸露懷,單手拄頭,酒不離手,漫不經心地聽著秦老二匯報。

    “公子,有探子最新回報。”

    “天損門最近在隴右和劍南兩地之間活動頻繁,屠了個村子,而且原本群龍無首的天損門新冒出來個管事的,外號獨眼龍,是個心狠手辣的。”

    “我們傳去的召集令旗都被獨眼龍燒了,天損門沒有同我們合作的意向。”

    “不過這樣也好,本來天損門也很低調謹慎,獨眼龍冒出來后,天損門行事日漸乖張,已經引起隴右和劍南附近的七十二宗注意,若此時與他們合作,恐怕連我們也會暴露。”

    秦老二依舊穿著普通麻布衣,恭敬且事無巨細地向無衣匯報周邊事宜。

    無衣一邊聽著一邊點頭,藍鯉坐塌邊,手持團扇輕擺,纖纖玉手替他打理墨發。

    “嗯,時機尚不成熟,天損門擅自出頭,難成大事。”

    “隨他們去吧,若真被七十二宗剿了,正好吞之并之,也不用和他們談什么合作,麻煩。”

    “哦,對了,那個竹劍堂出身的,他之前在拍賣會場向人打聽黃沙宗的下落,今晚我和他分開后,他可是去見黃沙宗修士?”

    “正是如此。”

    聽無衣主動問起,秦老二馬上將沐辰拉著張半仙一起去找黃研時發生的事說出,也不知道秦老二究竟有何本事,竟然一路跟蹤沐辰和張半仙到客棧包廂,這兩人都毫無察覺。

    無衣聽著匯報,廂房內燭影微晃,夜色漸濃......

    第二天清晨,秋城的早集有些冷清。

    盡管街道兩邊攤位拼命吆喝,買貨的人卻不多,倒是有不少農戶將自家種的果蔬用板車運進城里,他們穿著帶補丁的厚布衣,在集市上四處張望。

    秋天的早晨帶著涼意,沐辰和張半仙從城外走秋城,身上也披著外衣。

    “我說你這個木小子,好好的客棧不住,你非要在城外找顆樹,在樹枝上睡覺,我說小子誒,咱們修本源道的雖講究清心寡歡,可不用這么清凈吧!”

    “你愿意睡在樹上也就罷了,可你得多體諒我這個老人家。”

    “我這老胳膊老腿兒的,還跟你住在城外,萬一得個風濕、類風濕、關節骨病啥的,你可得給我出藥錢。”

    張半仙大早上就開始抱怨,左敲敲胳膊右敲敲腿,好像昨夜真沒休息好。

    不過沐辰半夜的時候明明看見是張半仙自己不睡覺,拿著書筆在一旁寫著什么,現在卻怪自己不好。

    沐辰也沒有和張半仙說出自己不愿意住在客棧的理由,他首次下山入住客棧,就遇到兇猞猁尋仇行兇之事,所以他才不想再有無辜百姓因為自己受到牽連。

    再說他在竹山上早就習慣了這種生活,倒沒覺得有何不妥。

    這次兩人沒有任何拖拉,直接來到拍賣會會場,不過由于琉璃八寶閣修繕,秋城拍賣會轉移到其他寶閣。

    這次沐辰身懷巨款,和張半仙走入寶閣時也不免昂首挺胸,不見昨日的畏手畏腳,張半仙還特意梳了個干凈利落的道士頭,穿上自己最好的道服,與沐辰并肩同行。

    只是今日的拍賣會上,并沒有適合沐辰的煉器材料,倒是黃研拍得稱心寶物。

    再之后一連五天的拍賣會上,張半仙都沒有選到最合適的煉器材料,就算有時候出現一兩件與契合的煉器材料,經過張半仙慧眼檢查,也會被他挑出不少毛病。

    按照張半仙的話來說:

    “特奶奶的,你小子身上有那么多錢,必須配上最頂級最完美契合你自身性格、條件、屬性等各方各面的武器!”

    “有我張半仙在,任何有殘缺的材料都別想通過!”

    所以購買材料一事,一拖就是五天,直到拍賣會的最后一天都未買到。

    若沐辰還是沒有買到心儀的煉器材料,他只能繼續在外游蕩,沒辦法回竹劍堂了。

    今天是拍賣會的最后一天下午,也是自由拍賣的最后一場,參加的修士人數明顯少了許多。

    沐辰抱著最后的希望,等待有修士登臺,拿出讓張半仙看上的煉器材料。

    只不過此時的自由拍賣會卻顯得有些冷清,連曾被爭搶的展臺都無人問津,只是偶爾有沒趕上前幾日拍賣會的修士登臺,賣賣藥材。

    眼看著太陽落山,沐辰忍不住和張半仙商量。

    “張前輩,要不算了吧?”

    “我就先隨便買件材料煉器,煉制本命仙器的事等以后機緣到了再說,用那根兇猞猁的獸骨和利爪也行。”

    “那怎么能行!”

    張半仙一口否決,對著沐辰吹鼻子瞪眼,儼然有一種老管家模樣。

    “那些從兇獸身上割下來的材料,也都是好東西,如果不能賣給需要煉制本命仙器的人,拿去煉制公用仙器,豈不是糟踐了好東西?”

    “你要是需要公用仙器,拿著錢去器宗劍閣買就行了,甚至都不用我出手幫你煉制!”

    “再說了,就憑你那種劍法,你還真能用習慣那些不靠譜的公用仙劍?”

    張半仙這一番話把沐辰說得啞口無言,盡管這已經不是沐辰第一次與張半仙商量,但得到的結論都是沒得商量。

    不過張半仙能一次次說服沐辰,歸根結底還是因為他說的言之有理。

    頻繁更換公共仙器對沐辰來說并不現實,而且本命仙器煉制成功后,也要與器主人經過相當長時間的磨合,才能發揮它的最大威力。

    眼下沐辰急缺武器,他的劍法雖小有成就,但也遇到瓶頸,平時繼續使用竹劍,也只能練習技巧,威力強大的劍招竹劍根本無法承受。

    更何況他兩次使用別人的武器,都是上古名劍級別的仙劍,再讓他用普通仙劍,還真不無法適應。

    不過若這次秋城拍賣會買不到合適的煉器材料,那也是沒辦法的事。

    太陽西沉,鴻雁南飛。

    拍賣場內突然陷入安靜,拍賣會的主持人敲敲鈴鐺。

    “還有哪位同修需要進行物品拍賣嗎?”

    “若是沒有同修登上拍賣臺,那我們秋季的拍賣會就正式結束了,感謝各位同修到來,以及對本次拍賣會的支......”

    “慢著,我還有拍品要賣!”

    拍賣會場的入口處突然傳來一個聲音,會場內的人停下轉身離去的腳步,同時向震位大門看去,卻見到一道墨影從會場閃過,穩穩落在展示臺上。
快乐时时彩开奖记录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