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巫妖之城 > 第十八章
    重明如鬼魅般靠過來,一只手變成了金色的翅膀,遮在我的頭上,他自己卻在雨中淋著,我一把抱住他,淚眼朦朧。

    “人類還真是愚蠢,你不進去,在大雨地里哭什么?”重明似乎并不介意我抱他的舉動。

    “我...”

    重明并未看我,而是注視著前方,既像是在和我說話,又像是自言自語似的,“人生怎么可能一帆風順。”

    我有些詫異,重明竟然會說出這種話,不可思議的仰頭看向他,可是因為被翅膀遮擋,我并不太能看清他的表情。許久,他突然開口問我,“大姐說,你今天竟然偷偷讓狐飄飄快跑?”

    我心里咯噔一聲,沒想到我那么刻意壓低聲音對狐飄飄說的話,竟然還是被思念聽到了,“我,我只是...”我想找個什么理由為自己辯白。

    “謝謝你。”重明突然說,我心里一酸,緩緩的放開了抱著他的手。他竟然為了狐飄飄謝我,眉頭驟然一皺,可是又不想被他發現,只能用指甲狠狠的摳進自己的手心。接著,我們兩個一起沉默了。

    雨滴打在他的翅膀上,乒乒乓乓的響。可是他的身體卻很溫暖,他一動不動,我也就那么坐在那里,不想離開,似乎離開了,就要永遠的失去了這個男人一樣。

    “你...”

    “我...”

    我和重明同時開口,重明淡然的笑了一下,“你想說什么?”其實我是好不容易鼓起了勇氣,想問他與狐飄飄之間的事,可是被他這么一問,我只好改口,“你冷不冷?”他說,“不。”我哦了一聲,回道,“我也不冷。”接著又是一陣沉默。許久,重明咳了一聲,“想聽故事嗎?”我下意識的坐直了身子,點了點頭,“嗯。”

    重明先是重重地呼了口氣,調整一下呼吸,接著問我,“你就沒有好奇過,為什么我沒有名字嗎?”

    我瞪大了眼睛看向他,“重明不是你的名字嗎?”

    重明一笑,“你傻呀!我是重明鳥,名字怎么可能叫重明?就像是大姐,她原本是一朵彼岸花,她也沒有叫彼岸。”我以前一直都沒有想到過這個,不由得撥開翅膀去看他的臉,重明用翅膀用力壓下我的頭,“別亂動!”我順從的坐好,“那么你原來叫什么?”重明嘆了口氣,“不重要了。”我不禁好奇,“為什么?”重明沉默了一下,“因為我犯了一個大錯,族長把我的名字收走了。”我很不理解,名字竟然也可以收走,就問他具體犯了怎樣一個錯。

    重明清了一下嗓子,開口說道,“古書有載,堯在位七十年……有掋支之國,獻重明之鳥,一名雙睛,言又眼在目。狀如雞,鳴似鳳。時解落毛羽,肉翮而飛。能搏逐猛獸虎狼,使妖災群惡不能為害。貽以瓊膏,或一歲數來,或數歲不至。國人莫不灑掃門戶,以望重明之集。其未至之時,國人或刻木,或鑄金,為此鳥之狀。置于門戶之間,則魑魅丑類,自然退伏。我因為出生在這樣一個高貴的家族而自傲。實則我出生的那年,世間早已過了妖魔橫行的時候,一部分妖獸歸降于九嬰麾下,他們一直在暗暗活動,尋找少主的真魂,出來活動的時候都極其隱秘。這些年來九嬰一直隱匿行蹤,養精蓄銳。另一部分,被少主利用法術禁錮在了瞳鎮之內。很多像我們一樣的大家族,則完全化作人形,與人類一起和平共存,實則保護人類。”這使我想到重明說過,他們家族在人類社會擁有多家企業的事,而且他本人也正是我的頂頭上司。

    “那年,我十五歲。族長帶著我們十幾個男孩子來見少主。少主讓每人抽一支玉簽,最后留下了我。至此,我就一直留在少主身邊。這是一種無上的榮耀。為了對抗隨時崛起的九嬰,每個大家族每隔一段時間都會送來一個家族中最優秀的子孫到少主身邊。”我心說這種模式竟然有些像服兵役!

    “我也一直遵照少主的命令,不敢有絲毫違抗,直到,我遇見了她。”重明的眼神柔和起來,似乎若有所思。我脫口而出,“是狐飄飄?”他點了點頭。

    “那幾年,人間相繼有嬰兒失蹤,少主覺察出這似乎與九嬰有關,她算到她的真魂已經再一次投胎轉世。可是因為其他的原因,少主卻感應不到真魂所在的位置。為了查清事實,少主將我體內的重明鳥魂封印,用了一只狼妖的魂魄填了進去。我也化名震冥,每日混跡于九嬰勢力的邊緣。我做出是被少主驅逐的樣子,在經歷了幾年的潛伏生涯之后,終于取得了一個叫做若蘭的女人的信任。可是這個若蘭的等階太低了,完全接觸不到九嬰權利的中心,所以,我決定鋌而走險。我查到若蘭直屬于一個狐族的統治,而九嬰信任的其中一人,正是這狐族的公主狐飄飄。可是在當時,我的身份只是一匹孤狼,如何能夠順利接觸到狐飄飄是個相當棘手的問題。”重明說到這里,似乎觸動了什么,聲音抖得極其厲害,“我,我,”他咬了咬牙,“去偷了十幾個嬰兒,在精心制造的偶遇路上,我裝作虔誠的仰慕者,將那些嬰兒雙手奉上。可是,”重明似乎回憶起了美好的事情,柔情一笑,“飄飄一腳就把我踹翻在地,她大罵我白白修成了人形,卻沒有一點人性。我完全愣住了,這分明不是九嬰的親信該有的臺詞。她看四下無人,用袖子收起了嬰兒,拉著我的衣領就走。我問她要干嘛,她也并不回答,直到我們到了人界,她才松開我的手,命令著讓我把那些孩子都還回去。”

    “她竟然讓你還?”我不禁插嘴。

    重明點點頭,“嗯,我們兩個假裝成醫護人員,把孩子一個一個的還回醫院。她還為了怕弄錯孩子的歸屬,動用了靈力去探查孩子的出生年月與父母。”我想起了見過狐飄飄的這兩次,她的做派的確并不如想象中那么惡毒。相反,她似乎有很多的無奈與不得已。

    “可是,當我們準備去還最后一個孩子的時候,少主的人發覺到了飄飄的靈力波動。我和她馬上帶著嬰兒躲避少主屬下的攻擊。因為我本不想傷害少主的人,飄飄同樣不想戀戰,所以這一仗我們打的很吃虧。突然,飄飄袖子里的嬰兒因為波動過大被甩了出去,她著急去抱,卻受到了對方的攻擊。我不想好不容易成功的計劃功虧一簣,只好反擊。戰斗過程中,我體內的孤狼之魂突然失去了控制,失手殺了那個人。”

    我眼睛瞪得奇大,“你殺了少主的人?”

    重明也無奈的嘆口氣,“那時候我根本就是神志不清,待我平靜下來,已經和飄飄趴在一根斷木上,漂浮在海里。我第一次如此近的看向她的臉。我這才發現,她竟然很年輕,比我要小上很多。眉宇間雖然有了成年的影子,可是卻仍有稚氣。我不懂為什么她還這么年輕,就要為九嬰那個惡魔賣命。這個年紀明明還在父母的庇佑下才對。接著,她的嘴唇微微動了動,我湊過耳朵去聽,發現她在說,水太冷,孩子受不了。那一刻,我知道我愛上了她。我咬破舌尖,破了少主的法術,將我的真身釋放了出來。一路背著飄飄飛到了附近的一座小島上。我攏起火堆后,馬上把孩子放出來讓她暖身,自己則給飄飄療傷。等她睜開眼睛的一瞬間,她也識破了我的身份。一切都不用解釋,我們都已經心知肚明。可是,我倆卻默契的誰都沒有明說。那段日子,真的是我最開心的時光。我和她就像是一對隱退江湖的夫妻,白天我們一起打魚,摘野果,晚上我們一起看星星。我們完全就像是人類一樣,絕對不使用靈力。她不想被九嬰找到,我不想被少主發現。直到有一天,那個孩子,病了。”重明收起了翅膀,我這時才發覺,雨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停了。他也走到了我的對面,蹲下來。我的身體突然遠離了他的溫暖,一陣冷風瞬間吹進了我的骨髓。

    “孩子病的似乎很重,而且毫無征兆。我們兩個都沒有這樣的經驗,完全不知道該怎么辦,后來,飄飄跟我說,她的真身之血可以治好她。我當時,不知道因為什么沖暈了頭,我不想讓她這么做!因為一旦她現出真身,就會被其他妖獸覺察出靈力波動的具體位置!那樣,我和她...”重明嘆了口氣,我也同情的看向他,果然在愛情中,不論是人,是神,都是自私的。

    “我說人類的生命本就是脆弱的,你就算救了她這一次,她也永遠逃脫不了輪回的命運!飄飄卻并沒有理我,我大聲阻止她,我說,你現出了真身,我們就再也不能在一起了!飄飄哭了,她說,知道為什么九嬰那么信任她么?那是因為她們全族人的性命,都捏在九嬰的手里!她從小就過著與父母離散的日子,她不想這個孩子跟她一樣,還沒有見過自己的父母,還沒有嘗過人間親情就死去。接著,她現出了真身,咬破自己的手腕,將血滴進了那個孩子的口中。”

    我心里一陣難過,狐飄飄竟然這么可憐,為了自己的家人,為了這個孩子,就這樣放棄了她的愛情。

    “很快,一只青鳥感受到了她的靈力,來到了這個小島之上。那青鳥與飄飄建立了連心咒,那是一種有點類似于炬鳥蠱的咒語。這是每個大家族都有的締結屬下親信的方式。雖然名字不同,但卻異曲同工。飄飄將孩子交給她,告誡她一定要保她安全回到人界。可是正在這時候,九嬰的人到了!”

    我心里一抖,覺得馬上就要發生什么不好的事,“那人并不是我的對手,可是為了飄飄不被懷疑,我暗示她對我攻擊。本來我的計劃是我趁亂受她一掌,然后抱著嬰兒逃走,可是...事實是...我沒想到九嬰還有一個手下躲在暗處,在我與飄飄打斗的同時,那個人從后背暗算了我!之后發生了什么我并不知道,待到我再次醒來,已經被同族的人救了回去。因為,我在任務中,擅自改變計劃,又有殘害人類生命,與飄飄私奔的情節,所以,我被族長收走了名字,作為懲戒,當時,還是少主做保,不然,我這命,也早就沒了。”

    重明拍了拍褲子,站了起來,“回去吧,我餓了。”
快乐时时彩开奖记录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