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巫妖之城 > 第十七章
    我在迷糊中聽到自己問她,“為什么?”她把我的手貼近了她的胸口,“因為你承受的痛苦太多了,解脫吧!”我突然感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寧靜與安詳,緩緩的閉上了眼。我感覺到有一股熱流似乎許多小手一路摸索著由口腔探進了心臟。

    突然,所有的小手開始爭先恐后的后退,從我的口腔又擠了出去,接著,我感覺自己渾身一疼,似乎是摔在了地上。嘹唳看著自己的指甲,那里正有幾滴血滴落下來,他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我,“你還真是不省心啊。”我的神智瞬間清醒,看到狐飄飄正捂著胸口坐在地上,大口的喘氣,白色的衣服已經被血染紅了一大塊。

    嘹唳的右手現出了白鶴的翅膀,輕輕一扇,我就被風刮的打了好幾個滾兒,一直滾進了結界中,暗暗叫痛。我心里罵著嘹唳這明顯是故意報復重明,所以才欺負我。就看到嘹唳已經收起了翅膀,用手托起了狐飄飄的下巴,“天下竟有如此美人,重明不要你,還真是沒眼光!”

    狐飄飄的眉頭先是微微一皺,似乎很厭惡,可是馬上就變成了一張討巧可憐的臉,“誰說不是啊,他是有眼無珠的,哪里有你識貨!”這話輕聲軟語,嘹唳很是受用。

    嘹唳伸出手去摸她的臉,她乖巧的把臉貼在他的手上,“大人,今日可否饒我一命?”嘹唳哈哈一笑,“你是九嬰的人,饒你,我又有什么好處?”狐飄飄羞澀一笑,“這回報又如何?”說著奴起小嘴,對著嘹唳的唇吻了上去。嘹唳一瞬間猶如被抽了骨頭,酥軟在地,雙眼瞪得巨大,表情卻很安詳。我知道,他已經中了狐飄飄的魘,此刻正在夢魘中掙扎。

    狐飄飄捂著胸口,艱難的站起身,又極其厭惡的看了他一眼,冷哼了一聲,“只會偷襲的卑鄙小人!”頓時寒光一閃,從她手中翻出了一把小短刀,對著嘹唳的胸口就扎了下去。嘹唳一聲悶哼,可是卻并未表現出疼痛,只是扭了一下身體,雙眼仍然木然的瞪著天空。

    不知道為什么,我此刻并不怕這狐飄飄,甚至不知為何,竟從內心里對她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好感。我說不出來這種感覺從哪里來,似乎有什么特別的微妙的感情在牽絆著我倆。這時,我突然感覺到我身后涌來了一股強大的妖氣。我有這種感知力,應該也是我這雙眼睛能力的延伸,開始我發現自己可以感知到在我周圍的重明的妖氣,還以為這是因為我熟悉了他的氣息,后來我試著努力去控制熟悉這股力量,到現在,我甚至可以通過周圍妖氣的強弱,種類,來判別擁有它的主人的妖獸種類和危險程度。當然這些重明是不知道的,一定程度來講,這只是我不成熟的猜測。況且我這能力時靈時不靈,不然也不會被狐飄飄引誘成功。還有,我怕一旦一切只是我自己的“自作多情”,會引來重明的嘲笑。因為很多時候,我真的不甘心做一個永遠被保護的人,像一個廢物一樣永遠藏在重明的身后。

    我低聲對狐飄飄說,“有人來了,你快走!”狐飄飄詫異我會幫她,愣了一下。這時,我身后傳來思念的聲音,“是飄飄姐姐嗎?”狐飄飄想走,卻已然來不及,只好沖著思念尷尬一笑,“思念大姐!”思念先是走出結界,向著嘹唳身上看了一眼,無奈的搖搖頭,又看向狐飄飄,“飄飄姐姐最近過得好嗎?要不要進來敘敘舊?”狐飄飄一笑,“姐姐玩笑了,我們現在各為其主,哪里還有敘舊的時候?”思念也點點頭,“戰爭本不分正邪,成王敗寇。既然這是你的選擇,那你就不要后悔,你走吧!”狐飄飄苦笑一下,“下次再見,便再也不是這般風景。”說著轉身離開。

    思念看著她離開的身影,嘆了口氣,用同樣憐憫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沒有任何一個人是無辜的。”她這種語氣不是孩子的天真話語,相反是一種歷經滄桑的,看透世事的年邁婦人的聲音。然后她突然又俏皮的笑了一下,恢復了小孩子稚嫩的聲音,“姐姐,你說是不是呀?”我茫然的看了她一眼,不置可否。

    嘹唳的那個跟班壯漢似乎是有了感應似的,快步的向我們這邊跑來。每跑一步,地面都跟著震動一下。他法力低微,似乎不能穿透結界,只在結界里焦急的等待。思念念動咒語,使結界打開了一個足以他抱著嘹唳穿過的門,接著走在他們身后,把結界修好。

    我知道嘹唳不會那么輕易死掉,心里也有一些心事,堵在心口,難受的很。所以我并沒有跟進房子,而是在院子里的秋千上坐了下來。秋千很粗糙,這還是思念想坐秋千,命令重明給她扎的。當時重明嫌麻煩,又讓左良去綁。左良沒人支使,只好亂七八糟的弄了一個。

    一邊搖晃秋千,一邊留心聽著周圍的動靜,很安靜,并沒有什么妖氣的波動,不過也可能,是我的這種能力又不好用了。我知道這暫時的寧靜,只是暴風雨來臨的前夕。之前因為我們被狐飄飄找到,所以才搬來這里。可是沒過幾天,狐飄飄又出現在結界之外。雖然九嬰的其他屬下還未見到,可是狐飄飄居然可以那么快的找來,可想而知九嬰的手下一定不乏能人異士。

    想起狐飄飄,又想起來她變成了我的樣子,那流下的淚,那些我被她夢魘時所見到的一切,亦真亦假。如果是真,我寧愿相信它是假的。不然,一切基于原本事件得出的結論,很可能都會被推翻!那樣我還單單只是個誘餌嗎!姐姐?黛黛?這都是誰?為什么我之前的記憶中并沒有這個人的存在?為什么她也曾被做為少主真魂的候選者被殘害?青予,又為什么要犧牲自己來保護我?狐飄飄是真的看到了被我遺忘的記憶才落下了眼淚嗎?還是,一切只是她制造出來的假象?一個妖,看到人類的過去而哭泣?這算什么?感同身受還是愛心泛濫?還有,她與重明之前又有著怎樣的故事?

    正在胡思亂想中,一瓶啤酒遞到了我的面前,“原來你在這兒啊!”我抬頭一看,是左良。“嗯,有點心煩,不想進去而已。”我接過啤酒,喝了一口。

    “其實,你不必那么辛苦。”左良的臉色暗淡了下來,“如果你想退出,我會一直陪著你!”

    我心里一酸,心說我最需要你的時候已經不在了。我搖了搖頭,“那里,”我用手指了一下別墅,“的人隨便一個都可以不費吹灰之力的滅了你我,我就這命了,從少主選擇了我做為引誘出九嬰的誘餌,我們就什么也改變不了了。不過,現在也很好呀,最起碼不用工作,每天無所事事,而且,少主那么厲害,應該不會讓我輕易死掉吧!”

    左良突然伸手抓住了秋千繩,他面色凝重的看著周圍,發現沒有其他人,便壓低了聲音,“有一個辦法,可以讓你擺脫做誘餌的命運!”

    我瞪大了眼睛看著他,有些不可思議,“什么辦法?”

    “你知道我曾經也被鑰匙帶入過瞳鎮。”

    我點了點頭,如果左良不在瞳鎮認識凌霄,凌霄的結局也不至于會落到那種下場。

    “所以,你知道我曾經也是少主真魂的候選人了?”

    我詫異,這我一直都沒有想到,左良竟然也是分身之一!“原來,你是為了?”我不禁開口問道。

    左良點點頭,“躲避作為戰爭誘餌的最好辦法,就是使自己變得一文不值,讓自己完全不符合做分身的條件!”

    “人?分身必須是人?”我的聲音明顯在發抖。

    左良點了點頭,“墨墨,我一直都虧欠你,你只要自愿把我的魂丹吃下去,你就再也不用因為這些破事兒而遭受危險。你可以隱居起來,可以隱藏身份,過你自己想過的生活!”左良激動的抓起我的手,“只要你快樂!”

    我的大腦一片空白,我現在只能做的,就是甩開他的手,不知道該怎么決定。

    “墨墨,我知道這決定很不容易,可是你能考慮的時間不多了!”

    我的腦子此刻亂七八糟,好像在考慮什么事,卻好像又毫無頭緒。

    “誰?”左良突然警惕的向我的身后問道。我回頭看去,卻什么也沒有。左良又輕聲和我說了句,“我等你答復。”就急急忙忙的走開了。

    我的心情無比復雜,自己在心里問自己,人與妖,我到底會如何選擇?做妖,的確可以因為沒有利用價值而被舍棄,可是,我真的會適應這樣的生活嗎?又可是,妖有著強大的力量,或者,我做妖以后可以足夠強大,強大到不再被重明保護,而是與之并肩作戰?可是,假如我沒有了被利用的價值,重明,還會像以前一樣對我么,會不會一樣的舍棄我?太多的問題已經超出了大腦的負荷,我用力的甩了甩頭,重明,重明!怎么滿腦子都是重明!

    幾滴水珠落在我的身上,下雨了。

    不知道為什么,一種酸楚突然從心里涌起翻騰,我一手丟出啤酒瓶,放聲大哭。我并不知道自己是因為什么而哭,只是在那一剎那,所有的情感都噴泄出來,如火山爆發。這么久,我的情感終于第一次在沒有任何掩飾下迸發了!
快乐时时彩开奖记录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