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戩心我自混沌來 > 第五十五章
    當然,楊悠何可以選擇拍拍屁股離開,反正沒有人能找到她,然而留仙山的人沒有退路。一旦處置不好,留仙山將在修仙界再無立足之地。

    司長老從楊悠何之前對所有事情的處理方法來判斷,這個一直看起來無悲無喜的掌門,其實從骨子里最是好斗要強,哪怕當初傷成那般模樣,也要和哪吒那等真神斗上一番。所以,在這件事情上,他選擇了提醒,而不是阻止。

    楊悠何微微點頭,算是聽進去了。

    “既然如此,那就去見識見識吧。”

    其他幾位長老知道事情已成定局,也只能接受。

    “尊長門令。”

    楊悠何問道:“我對修仙門派不甚了解,你們知道什么,都講一講。”

    司長老道:“八大派的本源出自正統道門,與其他自己摸索出來的門派不同,無論從底蘊還是實力方面力壓凡俗界,相傳背后是有真仙的。這個說法基本上只是個傳說,因為沒有人見過他們背后的仙人,起初我等也是這般認為,但是上次見過那位乾元山的仙人之后才知道這原來是真的。”

    “是啊!”其他幾位長老連聲附和。

    二長老道:“八大宗門弟子在行事上向來眼高于頂,自詡為凡俗界的衛道者,并且在凡俗修仙界定下了劃分事物性質的鐵律。起初,這些規定還是起到了整合凡俗修仙界的各方勢力的作用,將凡俗修仙界從混亂帶向和平。然而人心都是趨利的,到了后來,八大派的勢力發展到了無人可望其項背,凡事有悖他們的規矩都將被視為邪祟,被八大派以衛道者的名義毀滅。”

    三長老有些同情道:“這些年來被如同小九尾這樣的靈獸被抓捕的不少,也有性子烈的反抗者,有些實力強大,他們便是要抓捕也確實是費了不少功夫。但是從來沒有如此次這般損失慘重過,他們這次在留仙山將面子里子掉了個干凈,自然要找回面子。”

    楊悠何道:“這就奇怪了,這么丟臉的事情不捂嚴實了,反而大張旗鼓的邀請留仙山參加什么比賽?”

    五長老前陣子受傷不輕,臉色還是有些蒼白,握拳輕咳兩聲道:“本來這種事捂嚴實了也沒什么,可偏偏這種大宗門里人多口雜,互相之間都有眼線,這個消息很快便傳遍各大修仙宗門和世家,如今這道請柬一下來,怕是整個修仙界早已沸沸揚揚。”

    楊悠何疑惑道:“八大宗門的弟子這般行事霸道,你們修仙界這么多人,難道以前有類似的事情發生嗎?”

    司長老道:“留仙山向來不參與他們之間的爭端,而且立派比較晚,太久遠的事情我等也不甚清楚。不過這些大宗門的弟子外出游歷并非是一往無敵的,被人打敗是家常便飯。就像是哪怕是一個大將軍的兒子要從軍,也得從低階軍官開始,有的人背景被他深厚,但是資歷比他深,被人家壓一頭也無可厚非。遇到這種事情,有的人年輕氣盛選擇硬剛;有的人比較乖覺,選擇來日方長;更多的是會搬出師門壓人。,一般來說最后一種的會比較多。不過,這這些只是個人之間的矛盾,一般來說修仙界默認的處理方式就是遇到八大宗門的人盡量繞道走,八大宗門也會約束門下弟子,在不能自己處理之前不要輕易與人結仇。”

    楊悠何點了點頭,散修和小門派的不敢惹他們很正常,但是這些宗門會約束門下弟子的真假還有待商榷。

    “若真是有約束門下弟子,又怎會有強闖留仙山的事情。”楊悠何冷笑一聲,大門派沽名釣譽罷了。

    三長老思索片刻道:“像這樣的大規模被擊敗事件卻是少之又少,我們留仙山以二品宗門的實力趕走了八大派弟子并且反搶劫八大派的法寶典籍,這才是令整個凡俗修仙界最為震驚的消息,并且使得八大宗門多年的威嚴一夕之間成為了笑話。”

    其他人紛紛點頭,大長老突然開口道:“三師弟說得對,八大宗門這般看重這次的事情,不是為了被搶走的功法秘籍或者法器裝備,而是為了突然冒頭的留仙山很有可能將要打破凡俗修仙界上千年的勢力平衡。”

    楊悠何詫異地看了一眼大長老,沒想到這樣分析得頭頭是道的話是從他嘴里說出來,這樣看來也并非如平時看到的那般魯莽。

    這一點楊悠何早就料到,她搶走的那些東西于一個千年大宗門算得了什么,隨意一個長老的庫存都有可能比整座留仙山富裕。然而他們既然發來了意義重大的修仙大會的請柬,就說明留仙山進入了八大宗門最頂級人物的眼中,可以說留仙山此刻正被一雙雙眼睛盯著。

    她雖然接觸的權勢的不多,但是鮫人島上有個巨大的藏書閣,里面收藏著幾乎是從龍祖時代就傳下來的典籍,什么雜七雜八的都有。

    楊悠何小時候沒事就愛鉆里面,通過那些典籍去看外面的世界,所以多多少少也算了解。

    楊悠何知道他們擔心什么,自己身受重傷,雖有龍珠療傷,任尚未痊愈。所以,面對的八大宗門最頂級人物的壓迫,留仙山的諸位長老們十分憂慮。

    她能理解他們的擔憂,意外的是他們對自己的信任如此強烈,這讓她有些欣慰。

    等他們講完,楊悠何對修仙界也大致有了一個了解。其實他們說的也都是一些淺顯的,更深的比如各大宗門之間盤根錯節,留仙山這個二流仙門是無法只曉的。

    有意思的是,留仙山從除她以外,從上到下都是不愛出門的,一心只在修煉上,除非不得已,絕不踏出宗門半步,無欲無求到令人發指。

    這樣的心性在求仙的路上是好的,只是在留仙山沒有好的功法典籍丹藥法寶,甚至稍微資質好一點的弟子也不愿意被留仙山吸納,發展到如今,留仙山能混個二流仙門真的是祖師爺給的造化了。

    所以,楊悠何做了一個決定。
快乐时时彩开奖记录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