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戩心我自混沌來 > 第三十九章
    哪吒一時語塞,偏偏那人又打將開來,攻勢兇猛,逼得哪吒不得不繼續反擊,心中無比郁悶。他們飛天遁地,速度快得令人眼花繚亂,一路打到山頂上。

    哪吒混天綾攪動,霎那間天地變色,風起云涌。

    楊悠何手中長劍寒芒閃爍間橫掃而去,劍光所過之處山石崩裂,硬生生將哪吒逼退數十步。

    不過,她也因此牽動傷勢,導致周身顫抖不止,汗如雨注,身體無法控制。

    哪吒發現了她的異常,大驚之下又是盛怒。他交過手的人里,除了楊戩和孫悟空,還沒有人能將他逼到如此境地,又羞又憤,提槍就要刺去。

    楊悠何疼到意識模糊,連握住劍柄的力量都沒有,力弱之下摔落山頭。

    等哪吒追過去一看,楊悠何背靠在一棵大樹邊上跪坐著,而哪吒是用了全力沖過來的,一時間便是他想收手也來不及了。

    眼見哪吒的槍就要刺來,之前一直護著大殿里的留仙山弟子逃脫困境的混元御水鞭忽然白芒大振,朝著楊悠何的方向沖過去。千鈞一發之際,自行組成一面盾牌擋住了哪吒的槍。

    哪吒沒有想到混元御水鞭的出現,有些驚訝。就在這一瞬的閃神的時候,一道白影突然閃過,向哪吒襲去。

    哪吒下意識一躲,收回紅纓槍。那白影站定,胡玉涼渾身顫抖的擋在在楊悠何面前,朝著哪吒兇狠地齜牙咧嘴。

    楊悠何恍惚間見到胡玉涼,驚訝得微微張嘴。

    哪吒一見她,收了手,指著胡玉涼冷笑:“來的正好,免得本太子去找你。”

    哪吒天賦異稟,又有名師指導,眾多法寶傍身,他的的修為造化是胡玉涼在在深山里修行一萬年也趕不上的。只需一槍,就能叫胡玉涼至此灰飛煙滅。

    胡玉涼凄涼一笑,再抬頭,一顆晶瑩的淚珠滑落龐。

    “你要殺我?你為何要殺我?你我無冤無仇,我自出生以來,從沒有做過傷天害理之事,為何全天下的人都要追殺我?”她從出生之后沒兩年就一直被追殺,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每日都活得膽戰心驚。可笑的是,她連這些人為什么要追殺她的理由都不知道。

    她本是怕死的,她也知道自己與哪吒的差距有多大,但是不問個明白,就算是死也不能瞑目。

    面對胡玉涼的質問,哪吒無法回答,但是對于九尾狐的厭惡卻是刻在骨子里的,厲聲道:“住口!九尾狐天生狐媚邪惡,殘忍至極,你說我該不該殺你!”隨即抬手就要給她一槍。

    “住手!”

    楊悠何虛弱的喝止住他,用盡全身力量撐起身體,將胡玉涼拉到身后,混元御水鞭重新化作一柄長劍指著哪吒。

    “你的對手是我,我還沒死,你就不能和別人打。”

    哪吒踏著風火輪懸在半空中,震驚的看著楊悠何。

    “你居然是帶傷跟我打!”

    楊悠何咬著牙拼命地控制自己:“現在是你殺我最好的時機。”混元御水鞭白芒一怔,護在她面前。

    哪吒一愣,小腦袋搖了搖:“你不是邪魔外道,我也不能乘人之危。我看你受了不輕的傷,居然能將我逼到如此境地,可見你的道行之深。只是,你為何要保護那只狐貍精?”哪吒是殺星轉世,而這些年過去,已經不是那個一言不合抽筋扒皮的小惡魔了。

    楊悠何深深吸了口氣,她現在除了嘴巴還能動,大腦還能思考之外,全身上下已經沒有控制的地方了。之前前兩天好不容易勉強能動的身體,這次算是徹底廢了。隨之而來的便是粉身碎骨的疼痛,使得她面色慘白,冷汗直流。

    面對哪吒的質問,楊悠何已經沒有多余的力氣說話了,啞著嗓子道:“做師父的保護自己的徒弟,不是天經地義嗎?”

    “什么?”

    哪吒不可置信的看向楊悠何:“我觀你也是正經的修道之人,居然收了一只狐貍精做徒弟?”

    楊悠何忽而笑了,目光直直的看向哪吒。

    “昔日,通天圣人碧游宮門下弟子何幾繁多,可稱萬仙來朝,這其中的根腳可并不不是個個如你這般是天生地養的神靈。更何況,道祖講道時,門下弟子三千,彼時巫族妖族都有。更有十二祖巫與妖皇東皇,妖族的女媧娘娘更是如今的圣人,道祖可曾拒絕任何人?我便是收一只九尾狐做徒弟,又有何妨?”

    “我并非此意……”

    哪吒的本意不是種族歧視,他也從來沒有這種想法,只是厭惡九尾狐而已。更何況,他娘是被九尾狐害得慘死,因此對九尾狐的認知只有奸詐狡猾與邪惡。但是這些話他又無法告訴楊悠何,以至于一時語塞,不知該如何反駁。

    哪吒踟躕間又看了一眼胡玉涼,雖然還只是十一二歲小女孩的樣貌,卻已經是世間難得的絕世風姿,便是當年的蘇妲己與她同齡之時也少她一份清靈。

    蘇妲己做人時還有人性的單純,被九尾狐附身之后,周身都是妖氣。而眼前這只狐貍精就算是對他齜牙咧嘴的做攻擊狀,卻也不見猙獰,而周身之間隱隱還帶著仙氣的樣子。

    “唉,也罷!”

    哪吒心中微嘆,放下手中紅纓槍,看向楊悠何。

    “如今你身受重傷,若我此刻強行殺死狐貍精,確實無人可擋。但是我若如此做了,他日傳出去說我李哪吒乘人之危,可壞了我名聲,得不償失。今日,我可以先放過她,但是我有個條件。你若答應我便轉身就走。你若不答應,我也只好現在就動手了。”

    楊悠何沒有猶豫,她此時動彈不得,確實沒有什么好被人覬覦的。

    “你說。”

    “這只狐貍精的命可以先存放在你這里,但是你傷好之后要立刻來乾元山找我,我們再做一場,以分勝負。到時候,誰贏了,誰就能決定這只狐貍精的死活。”

    胡玉涼美眸大睜,她萬萬沒想到哪吒會突然提出這樣的條件,難道他就不怕自己逃跑嗎?

    “不過……”
快乐时时彩开奖记录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