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戩心我自混沌來 > 第二十三章
    楊悠何察覺到了一絲怪異,方才,司長老之前在門口時眼里還有憂慮之色,眼下眾人聽她說留下一段時間立刻便像是見到了救星一樣,實在是奇怪。但她精神不濟,不能思考太多,為了避免讓別人看出來她的狀態,于是道:“今日天色已晚,大家先回去休息,有什么事明日再說。”

    “是。”

    司長老回身對眾人揮手:“都散了吧。”然后領著楊悠何和青衣青年去了掌門居所的院子。

    那院子精巧的緊,有兩處廂房,一間正堂,還挖了一處荷塘,壘了假山,應該不是太湖石,養了幾尾錦鯉,還有一方石桌石凳。腳下的路用純白純黑的小鵝卵石鋪就花紋,很是清爽。

    楊悠何沾了枕頭便睡了,經過一晚上修養,她能明顯感受到身體已經沒那么僵硬了,只是疼痛感襲來,差點讓她流出眼淚。

    之前不能動彈還不疼,這會兒好轉了反而疼得厲害。也許之前也是疼的,只是身體麻木了所以感受不到,現在活泛了,疼痛感就清晰了。

    楊悠何咬著牙死扛著身體里粉碎般的疼痛,走到院子里練習走路。

    自打她有記憶以來,還沒有這般狼狽的時候過,簡直是像個嬰兒學走路一樣要重新開始。

    繞著院子走了不過兩圈便以大汗淋漓,楊悠何體力耗盡,不得不坐下來休息。

    她坐在石凳上,抬眼就能看見西廂房的門。朱漆木門關著,似乎沒有關嚴實,門葉子微微扇動,青衫男子昨晚住這間,此刻并不在房內。

    楊悠何揉了揉腿,心想也許是離開了吧,他已經幫了自己許多。

    她有滿腹疑問,之前忙著恢復身體沒時間想,此時閑了一坐下來就想起來了。

    即刻問道:“雪刺,我是如何從歸墟逃出來的?”

    混元御水鞭一副剛剛睡醒的樣子,聲音萌萌的:“啊?什么?哦!我也不清楚,我只記得我快要被燒化了,然后一陣金光,隱約間聽到了鳥鳴聲……對!就是鳥鳴聲,然后我們就被推出歸墟了。”

    楊悠何不解,歸墟里怎么還會有鳥鳴聲?

    “還有呢?昨日那位道友是誰?如何救得我?”

    “我們是被海浪推出來的,你被沖到岸邊很久了,我剛想把你卷起來,接著那個人就出現了,然后把你撿了回去。”

    “原來如此,我身上的傷也是他治的?”

    “嗯,那人道行深不可測,你本來全身的骨頭都碎了,是那人用七天幫你一點點修復的。”

    關于那人修為這一點,她們的意見是一致的,從青衫男子的遁術上就可以看出來。

    楊悠何低聲呢喃:“這般大恩,不知該如何報答才好。”

    修道之人最重因果,因果不除則業力不除,對于修為精進有礙,更有甚者,會成心魔。

    正想著,青衫男子從院子外面走了進來,見楊悠何坐在院子里,揚起溫潤的笑臉,坐到楊悠何對面:“今日便一起身,身體恢復的挺快呀。”

    楊悠何正身拱手:“還要多謝道友救命之恩,昨日問道友名諱道友說不記得以前的,那我這般一直稱呼道友也不太方便,不如道友在自行起個名字?”

    青衫男子道:“名字啊,你幫我起個吧。”

    楊悠何一怔,還真是個隨心隨性的怪人。

    此時,清風襲來,一陣清香,楊悠何尋香看去,荷葉田田在風中搖曳。楊悠何忽然有感,以手蘸水在石桌上寫字:“風荷舉如何?”

    “風荷舉。”

    他一個字一個字念出來,順著楊悠何的目光看向荷塘,有一瞬短暫的愣神,復而一笑:“甚好。”他聲音溫潤,眼神清涼宛如星辰,一笑之時,眼角微微下垂,形似彎月。

    楊悠何拿出一枚羽令:“風道友,這是留仙門的掌門令,你對我有救命之恩,我身無長物,留仙門說起來算是我全部的身家。如今,我便將留仙門贈與道友,如何?”

    風荷舉一手撐頭,倚在石桌上,挑眉看她:“我要此物作何用。”

    “那道友這般助我,難道無所求嗎?”

    楊悠何無語了,留仙門雖然算不上一流門派,但是在福地這個等級里面,也是數一數二的。

    在人界,洪荒之后十萬大山之中,修仙資源排行第一的自然是昆侖和蓬萊,其次就是闡教截教門下弟子在人間授予開設的道場。

    留仙山只是其中一個中等仙山,論資源,不過是一方福地。但是也算得上是有名有姓,修仙界中人大多數也都聽過這個名字,就算拿出去也不丟人。

    “我對這些沒興趣,我心中自有星辰山川,區區留仙山,呵,我要他何用?”

    楊悠何心中一緊,下意識的握緊了藏在袖中的手指。

    此人怕是野心不小,雖然救了自己,但是也不見得會是出于什么好意。自己的身份不能暴露,還是不要與他做多糾纏為好。

    不過再一想,此人修為高深到連自己都看不破,怕不是大羅金仙也是將要成為大羅金仙。自己的隱藏了這么多年,沒道理楊戩有天眼都看不出她的身份,卻被一個陌生人識破。若他對自己有什么壞心,又何必大費周章救自己,還千里迢迢將自己送到留仙山。

    楊悠何看了看手中令牌,這樣的人要凡間一個小門派有能做什么,這里能提供給他的資源可能還不夠他閉關十年的。想到這里,楊悠何便釋然了,或許是自己緊張過頭了。

    此時,院子外面卻傳來了一陣喧囂,楊悠何抬眼看去,微微蹙眉,聲音微冷。

    “何人在外喧嘩?”

    院子大門被推開,司長老快步走進來,頭發有些散亂,藏藍道袍也有些灰燼,看起來有幾分狼狽,

    行至跟前,司長老抬手行禮:“掌門。”

    楊悠何蹙眉看著他的狀態,問道:“司長老何故衣衫不整?”

    司長老有些赧然道:“擾了掌門清修委實罪過,只是弟子實屬無奈,不得不前來。”

    接著,他便將事情原委一一道來。
快乐时时彩开奖记录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