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我有一個天命要改 > 044 御靈術
    血越流越多,似乎快要將梁之瑤抽干。

    “之瑤,停下!”百益見狀,喊道。

    梁之瑤沒管百益,繼續著御靈術。

    “呀!!”梁之瑤突然大叫。

    劍身朝空中拋去,通體散發著紅光,一股熱流從劍體上注入了梁之瑤的眉心。梁之瑤雙眼漸漸無神,臉色越發慘白,如同一具尸體。

    “之瑤。”百益叫了一聲,已毫無反應,看樣子御靈成功。

    梁之瑤突然起身,跳至空中,握住九天劍,然后迅猛往寧香瑤飛去。鶴凈真人等三人迅速跳開,看著梁之瑤和寧香瑤打作一團。

    九天劍作為神劍,靈氣十足,每一招都迅速不拖拉,十分有力度,打得寧香瑤節節敗退。

    門外的修士們也死的死傷的傷,血量山之人所剩無幾,百香山與蜀山也死傷慘重。

    梁之瑤揮舞著九天劍,一步一步逼著寧香瑤到了墻角。突然一劍刺向寧香瑤,清風劍來不及躲閃,一劍刺中她的右肩,劍靈瞬間回到劍內,寧香瑤意識清醒了,雙眼變成正常,臉色也變得紅潤起來。梁之瑤見狀,也恢復了狀態,并拔出來九天劍。

    寧香瑤痛苦地捂著右肩,靠在墻上,惡狠狠地看著梁之瑤說道:“又是你!每次都是你!”

    “你怎么投奔血量山了?”梁之瑤問道。

    “關你何事!”

    “你殺了你的全家?”梁之瑤又問。

    寧香瑤冷笑道:“是又如何?”

    梁之瑤大驚,這個女人,竟已經瘋狂到殺了自己的家人了。

    突然,她感到氣息紊亂,頭暈目眩,喉頭涌上一股腥甜,哇的一下,吐出一口鮮血來。

    “之瑤。”百益見狀,立即上前扶住暈過去的梁之瑤。

    寧香瑤冷笑一聲,轉身便跑向門外,百益還沒來得及抓住她,她就來到了孫彧涼的身邊。

    孫彧涼看著百益和梁之瑤,冷笑:“原來,那日在黃州城阻攔我抓壯丁的,是這個女人!”

    百益冷眼看著孫彧涼,轉身抱著梁之瑤回到大廳了。

    血量山的主力沒有了,這場戰爭注定失敗,孫彧涼立即帶兵撤退,離開了華裳城,回到了血量山。

    江隨風讓江七羽去丹藥房去拿了一瓶藥來給梁之瑤服下,平穩住她的氣息。

    鶴凈真人替梁之瑤把脈,片刻,說道:“她氣血消耗太多,且被劍靈反噬了一點。”

    百益十分內疚地說道:“我該阻止她的。”

    “不怪你。”鶴凈真人說道。

    月櫟真人看著梁之瑤竟然能駕馭九天劍,十分驚奇地說道:“此女子來路定不簡單,能駕馭九天劍的人,必定是神界之人。”

    蜀山向來與神界交好,蜀山算是修仙派中與神界溝通的代表了。

    百益看著躺在自己懷中的梁之瑤,想起之前她說的九天劍對她的反應,還有那日他聽到的劍林中的巨響,然后梁之瑤消失了一天,這一天到底發生了什么,梁之瑤到現在都不愿意跟他透露。

    難道她真的是玉兔?

    “近段日子,血量山應該不會有什么大動作了,還有不到一個月的時候,詭樓即將現世,他此刻應該蓄勢待發,準備著去詭樓。”月櫟真人說道。

    鶴凈真人點了點頭,洌清真人憤憤說道:“該滅門的該是血量山!”

    眾人搖頭,到了此時此刻,多說無益,現下該商討如何在詭樓中對付血量山了。

    “咳咳,咳咳。”這時,百益懷中的梁之瑤醒了。

    “之瑤,你醒了。”百益欣慰道。

    梁之瑤坐起身,運了氣,調息了一下,說道:“我怎么又暈了?”

    “失血過多。”江七羽笑道,“是我救了你,怎么樣,要不要以身相許?”

    梁之瑤呸了一聲,道:“不要。”

    告辭江家后,梁之瑤見繁華的華裳城,拉了拉百益的衣袖道:“師兄,我想去逛逛華裳城。”

    百益轉身便對鶴凈真人說道:“師父,我帶之瑤去逛逛華裳城,過后就回來。”

    鶴凈真人打量二人一番,瞬間明白情況,點頭道:“早些回來,莫生事端。”

    “是。”

    二人答完后,迅速消失在了人海中。

    華裳城與達嶼城相比,更加繁華。這個城,以織布為名,做出的衣服更是上品,各地的商人爭相到華裳城購買衣料。梁之瑤看著滿街的華麗衣裳,十分心動,但由于自己只能穿血量山校服,她也就只能飽飽眼福。

    “這個不錯。”梁之瑤看到一個小攤在吹糖人,“買個回去給阿嶼,他一定喜歡。”

    “你為何不買能保存很久的東西?糖人吃完就沒有了。”百益淡淡說道。

    有道理。

    梁之瑤還是買了一個糖人,然后又去物色其他東西了。

    “這個不錯。”梁之瑤看著一個十分漂亮的風箏說道,“這風箏,阿嶼定喜歡。”

    百益在一旁不滿道:“你為何總為阿嶼考慮?句句不離阿嶼,為何沒我?”

    梁之瑤有些尷尬地笑了笑:“阿嶼是我撿回來的,我肯定要好好愛護他。”

    百益看了她一眼,丟下一句“自己掏錢”便走了。

    梁之瑤手疾眼快,一把抓住他的衣袖,喊道:“百益!休想逃走!”

    百益無奈地看著她,只好從懷中掏出銀子交給小販,換來了這只漂亮的風箏。梁之瑤將風箏和糖人收入丹鼎中,繼續悠哉游哉走著。

    兩人繼續逛了一會兒,便回百香山了。

    一回百香山,梁之瑤第一個找的便是阿嶼。

    “阿嶼!”梁之瑤跑回到林深殿,看著已經躺在臺階旁睡著的百嶼,笑著。

    百嶼聽到有人叫自己,眨了眨眼睛,坐起身來,用抓完泥巴的手揉了揉眼睛,沙子進入眼睛,痛得他哭了出來。

    “阿嶼乖,快哭,快哭,哭出來就不痛了。”梁之瑤一邊笑著一邊給他擦臉。

    過了片刻,百嶼停止哭泣,一雙眼睛哭得水汪汪的。

    梁之瑤從丹鼎中拿出糖人和風箏,看著百嶼笑道:“阿嶼,想不想要啊?”

    百嶼一個勁點頭。

    百益慢慢從門外走了進來,看著和諧的兩人,環抱著胳膊,靠在門上,淡淡笑著。
快乐时时彩开奖记录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