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是萬道之主 > 第一卷 沒落宗門 第八十章 古默的決意
    前幾天,李修云在一座山峰上發現銀白色的藥草,認出是白線草,對清熱解毒有奇效,再搭配其他常見藥材,就能煉制出清火丹。

    古劍門的丹藥主要是以大長老為首的煉丹師負責煉制,時間一長便會染上火毒,有了清火丹,就不用再擔心火毒的影響,煉丹效率也會大幅度提升。

    這對李修云來說不過是舉手之勞,但對大長老而言就不一樣了,有了清火丹,他們就不用再忍受火毒煎熬,煉丹也就更有干勁了。

    “李修云,清火丹的藥方可以公開嗎?”

    大長老緊攥著手中的藥方沉聲問道,在九域,有太多煉丹師飽受火毒折磨,只要有了清火丹,火毒問題就能得到根除。

    公開清火丹的藥方,就意味著所有煉丹師都能煉制出清火丹。

    這本來是一個巨大商機,煉丹師本就是極其富有的職業,最不缺的便是錢,為了一枚清火丹,他們甚至可以傾家蕩產。

    但大長老不準備這么做,他被火毒困擾數十年,對于火毒的可怕深刻認知,如果能公開清火丹藥方,那就不會再有這么多煉丹師被火毒折磨了。

    “隨你,不過不要以我的名義,以你的名義公開即可。”

    李修云淡淡說道,清火丹的藥方公布也是有好處的,煉丹師本就稀有,又因為火毒影響,不少煉丹師難以在丹道進行精進下去。

    丹道是修煉之道中極為重要的一環,借助丹藥可以讓修煉之道如魚得水,事半功倍,丹道的興起,同樣代表著萬道的興起。

    只要讓九域的煉丹師能擺脫火毒困擾,那么沉寂已久的丹道,將會迎來新春。

    大長老緊緊攥著藥方,鄭重地向李修云鞠了個躬,道:“李修云,請讓我代表九域所有的煉丹師感謝你的無私奉獻!”

    李修云擺擺手微笑道:“我對名譽不感興趣,你自行處理好此事即可。”

    “對了,還有一樣東西要交給你。”

    李修云似乎想起什么,從戒指中取出幾百枚深紅色的晶體放到了大長老面前,堆成一座小山。

    “這是……你哪來的這么多帝元晶!”

    大長老深吸了口冷氣,不敢置信的緊盯著地上的那堆深紅色晶體,連呼吸都變得十分急促,他從小到大都沒見過這么多數量的帝元晶啊!

    整整幾百枚帝元晶,都快堆成一座小山了!

    大長老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臉,火辣辣的疼,他這才明白自己不是在做夢,真的是這么多帝元晶擺放他的面前!

    “隨手煉的,你只要負責將這些帝元晶都用了即可。”李修云聳了聳肩,淡淡一笑道。

    這半年間,他時常會找一處安靜的地方凝聚帝元晶,一來可以提升他對靈氣的掌握力,二來可以給古劍門增加些許底蘊。

    不知不覺中,他就已經凝聚了幾百枚帝元晶了。

    這么多帝元晶,丟了也怪可惜,不如給外院使用,也算是物盡其用了。

    “你的意思是,這些都是給古劍門的?”

    大長老說話的聲音都在顫抖著,這么多帝元晶啊!就是當年古劍門強盛那段時間,都沒有這么多帝元晶!

    “不是給古劍門,是給外院的。”

    李修云搖搖頭說道,內院當初在祠堂拿走了更多帝元晶,這些帝元晶是給外院的。

    相比之下,他親自凝聚的帝元晶,品質要比祠堂內的帝元晶精純的多,一枚帝元晶能抵上五枚帝元晶的靈氣儲量。

    “給外院的?”大長老不禁皺緊眉頭,沉聲道:“這么多帝元晶,要是能用在提升修為上最好,外院能使用帝元晶修煉的長老也就我一個,要是用作資金的話,這些帝元晶都夠古劍門運轉幾萬年了!”

    帝元晶真正的用處是提升圣武境強者的實力,每枚帝元晶都蘊含大帝強者的一絲道意,圣武境如果能吸收帝元晶內的一絲道意,修為就能大幅度增長了。

    雖然化形境也能吸收帝元晶內蘊含的靈氣,但化形境無法吸收帝元晶內的大帝道意,也無法將里面蘊含的力量完整吸收,用了簡直是暴殄天物。

    而且,大長老還是第一次見到這么多帝元晶,激動之余,要怎么處理掉這些帝元晶就是個大問題了。

    “我這里留下五枚帝元晶,其余的都交給內院吧。”

    大長老皺著眉頭說道,雖然有這么多帝元晶,但他哪敢要啊。

    “不用交給內院,這些帝元晶全都投到外院資質不錯的長老弟子身上。”

    李修云沉聲說道,內院已經拿走不少帝元晶了,這些帝元晶是他給外院準備的。

    大長老猶豫不決,嘆聲道:“但私藏這么多帝元晶,要是讓內院知道,可是死罪!”

    李修云淡淡一笑,回道:“你盡管用,不準給內院,我來給外院做主!””

    說罷,李修云轉過頭離開了煉丹房,只留下大長老盯著地上堆成一座小山的帝元晶發愣。

    片刻之后,大長老握緊了拳頭,將這些帝元晶全部收入戒指當中,既然李修云都如此說了,那他照做便是,有了這么多資源,外院一定能培養出更多的強者出來!

    至于內院,哪涼快哪呆去,外院資金困難時也不見內院伸出援手,一不做二不休,既然內院無情,那外院也無義了。

    離開不久,二長老迎面走了過來,沉聲道:“修云,和我去一趟地方,有個人要見你。”

    李修云點頭,跟著二長老走了,他心中已經知道要見他的那個人是誰。

    來到一座孤僻的山腳下,那有一個破舊的木屋,二長老指著木屋說道:“里面的人要見你,你應該也認識他。”

    二長老不禁嘆了一聲,又說道:“唉,沒想到那位大人會淪落到這個地步,內院究竟發生了什么……”

    “咯吱”

    推開殘破的木門,李修云走入木屋內,里面光線昏暗,隱約可見一個黑色人影坐在中間,角落里擺放著一把長劍,兩側劍鋒已經卷刃了。

    “來了嗎,坐下吧。”

    男人的聲音中帶著一絲疲倦,示意李修云找個地方坐下。

    李修云坐到男人的面前,那是一張頹廢的臉,眼神中充滿了疲倦,完全不敢相信此人前段時間還是一副意氣風發的模樣。

    這個黑衣男人便是許久不見的古默,李修云注意到他右邊袖口空蕩蕩的,看樣子是沒了右手。

    “抱歉,讓你見到這么狼狽的模樣。”古默沉聲說道,以這幅模樣再見到李修云,他心中也是百感交集。

    李修云雙手合十,放在桌上,目光注視著古默,開口道:“找我有什么事?”

    古默沉默了片刻,原本死沉的眼神中閃出一絲精光,他目光凝視著李修云的臉:“我想請你幫我報仇!”

    李修云聳了聳肩,反問道:“幫你對我有什么好處?”

    古默緊握拳頭,眼神逐漸堅毅起來,繼續道:“之前是我誤會了你,如今我已經看清內院的面目,內院早就腐朽不堪,我的這條手臂,就是被內院直系一脈砍掉的。”

    “說下去,內院發生了什么?”

    昏暗的木屋里,兩人視線相對,李修云從古默眼神中見到一絲不甘,像古默這樣的強者,無論到哪都是極具威望的存在,為何會淪落到這個地步。

    內院在這半年里究竟發生了什么,他倒想要了解一下。

    古默輕嘆了一聲,回憶前段時間發生的事情,他說道:“內院不知為何突然冒出一堆強者,而且無一例外都是直系一脈的長老,不少原先擔任重要地位的旁系長老被直系取締,我也一樣,出了這么大事情,掌門卻沒有露個面,都是由直系的那些人負責下令,不服從的旁系長老,都已經被處決了。”

    李修云點點頭,他大致已經知道內院這半年間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

    簡單來說,那次從先祖祠堂回來后,古劍門直系一脈擁有了大量法寶和丹藥,憑借這些資源,內院直系一脈的長老得到資源支持,實力暴漲。

    而直系一脈的那些老家伙,沉寂已久,如今手頭擁有了足夠力量,于是便接手了如今的內院,至于掌門李亦影,從上次頂撞族老的事情過后,他正好就閉關了,那可真是太巧了。

    如果李修云沒猜錯的話,古劍門內院如今并非掌門李亦影管事,而是直系一脈在掌管著內院,為了穩固直系地位,那些旁系長老的位置也就被直系長老給取締了。

    古默自然也在其中,他是外系長老,憑借在古劍門的極高威望和強大實力擔任護法之位,但現在直系長老得到大量法寶和資源支持,實力暴漲,已經超越了古默。

    成王敗寇,古默被斬斷的右臂,已經足夠說明這一切。

    李修云望著眼前的古默,這個男人曾經是古劍門實力最為頂尖的存在,卻被后來居上的直系長老打敗,被讓斬掉一條手臂,這比直接殺了他還難受,那是對他的嫉妒羞辱。

    要是尋常人,身居高位久了,突然有一天被人取締,而且被斬斷一條手臂,恐怕早就道心受損,輕則修煉之道寸步難行,重則一蹶不振,再無道心。

    而古默的眼神中充滿了不甘,他有著一副傲骨,即便受到如此巨大的挫折,他的道心也依舊如初,這是極其難得可貴的。

    古默握緊了拳頭,眼神中充滿了堅毅,他咬牙道:“李修云,我很清楚你的實力,現在也只有你能幫助我。古默的眼神中閃過一絲決意:”我要重回內院,為那些被殺掉的長老報仇!”
快乐时时彩开奖记录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