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神級狂婿 > 第六十八章 小意思
    “客氣了!”楚天媏起了酒杯,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楚先生,我可是打聽過,你是一個非常好的男人,一般情況下應該不會出來尋花問柳,不過今天這么晚卻在我們富康酒店,莫非.....”趙飛蘭淡淡一笑,對于這方面似乎極為關注。

    “飛蘭,不得無禮,這是楚神醫的私事,怎么能夠隨意過問呢?”趙老出聲說道。

    楚天醫術了得,而且手段更是通天,就連他對楚天都恭維三分,趙飛蘭卻是如此隨性。

    “咳咳!”趙飛蘭輕咳了幾聲,氣氛也是略顯尷尬。

    “其實今天晚上是被朋友約出來的,現在他有點事情,所以在這里等他!”楚天淡定說道。

    他如果想要離開富康酒店,自然是隨手之事,但他就這樣一走了之,高強恐怕就危險了,他可是知道周一萌的情況,要是沒人能夠將他體內的邪氣去除,到時候恐怕會引起慘案。

    高強在大學時候和楚天關系不錯,楚天自然是不可能讓高強出現意外。

    “那位大師在什么地方?”電梯里面,陳導焦急的問了一句。

    “在一號包廂!”高強說了一句。

    “一號包廂?”陳導詫異:“你確定沒用聽錯嗎?在整個富康酒店,一號包廂可是最貴的包廂,就連我都沒有在那里面吃過飯。”

    “這.....應該沒用聽錯吧!”高陽嘀咕了一句。

    不過轉念一想,楚天只不過是一個上門女婿,根本就沒有什么錢,又怎么可能會出現在富康酒店的一號包廂。

    難不成楚天大半夜的在酒店做陪酒的賺錢?

    想到此處高強倒是有點想通了。

    剛剛來到一號包廂,陳導便愣住了,在這一桌的上位兩個人他都認識,一位是權勢滔天的趙老,一位則是剛才在樓上被趕走的楚天。

    尤其是見到楚天和趙老并排而坐,陳導的腿就有點打抖,沒想到楚天竟然還有著這般身份。

    “趙老!”

    陳導趕忙上前一步,向著趙大海行禮,他有著幾部片子都是趙大海旗下公司出錢的,而且趙大海可是他們劇組最大的投資商,只是讓他沒有想到,能夠在這里見到趙大海。

    “小陳?”趙大海應了一句,當初趙飛蘭非要演一部電視劇,他可是花了不小的投資,而那個導演正是這陳導。

    “原來的陳導,沒想到你也在富康酒店!”趙飛蘭笑著打了一聲招呼。

    “趙小姐!”陳導恭敬一笑,目光向著楚天望去:“這位大師,剛才如果不是你的那張紙符,我們幾個人的身家性命可就沒了,萌萌現在被邪氣入體,還請大師出手!”

    楚天此時正在夾著菜,看起來更是輕飄飄:“剛才在樓上的時候你不是不相信我說的話嗎?現在怎么又來求我了?”

    “是我有眼無珠!還請大師恕罪!”陳導倒也識趣,畢竟是他先得罪楚天的,周一萌現在危在旦夕,再不出手醫治恐怕就晚了。

    “趙老,看來我要失陪一下了!”楚天一笑,要不是看著高強還在一旁等著,楚天恐怕連理都不會理會陳導。

    “多謝大師!”陳導連忙道謝。

    等到楚天等人離開,趙老卻是詫異:“吳兄,你剛才可曾聽見了?楚神醫竟然還懂得出邪氣,這世上難道真的有著這種東西?”

    “這個我恐怕就不好評說了,不過世界之大無奇不有,有些病情老中醫是治不好的,還真的請一些能人異士,”吳清風點了點。

    趙老也是沉默,看來楚天不但懂得醫術,就連玄術也是精通,不然陳導也不會如此焦急。

    今天周一萌的事情他們自然聽說了,可是邪乎的很。

    來到電梯,高強一臉懵逼的看著楚天:“我說小天,你小子現在混得可以啊?竟然能夠和那種大人物平起平坐!”

    雖然他并不認識趙老,但陳導身份不一般,就算是一線明星對他都得恭敬,而陳導對剛才那位老者卻和小弟一樣,從中自然是能夠看出端倪。

    陳導則是站在楚天二人身后不敢說話。

    先不說楚天懂得玄術,但是能夠和趙老平起平坐,這就足以說明楚天的能力。

    以后不管如何都不能夠得罪的存在。

    至于高強,必須加工資,而且是雙倍,和楚天關系這么好,他自然不敢怠慢。

    來到樓上,周一萌的精神依然恍惚的很,更是開始在自己的臉上開始亂抓,就像一個精神病患者。

    “大師,您看這該如何是好?剛才要不是您的符文出現,我們幾個恐怕就完了!”陳導問道。

    在周一萌身上花了那么多代價,他自然不希望周一萌出事。

    “這不是病,中邪了,只需要將邪氣清除,自然沒有問題!”

    楚天出聲說道,上前幾步,周一萌卻一巴掌打了過來,被楚天單手接住。

    只見楚天拿出幾根銀針,在周一萌的脖子上扎了幾針,周一萌背后便有著青煙冒出,看起來更是嚇人,經紀人朱蘭蘭身形更是退后了幾米。

    等到黑煙消失之后,楚天看了一眼朱蘭蘭:“把他身上衣服脫了。”

    “啊?”朱蘭蘭發愣。

    “還不快點?按照大師說的去做!”陳導趕忙說道,現在可是人命關天,可管不了那么多。

    望著雪白的皮膚,楚天卻是紋絲不動,手足銀針在周一萌身上不斷運轉,針法更是老道。

    一旁的高強更是看的目瞪口呆,這些天沒見,也不知道楚天哪里學來的醫術,竟然這般的厲害。

    “陳導,不會出什么事情吧?”朱蘭蘭擔憂道。

    “大師出手一定不會有事!”

    陳導出言,對于楚天不知道為何會這般自信。

    行針完成后,周一萌也恢復了知覺,見到自己衣衫不整,旁邊還多了個男人,瞬間失聲大叫。

    “咳咳.....邪氣已除!”

    “多謝大師!”陳導趕忙上前。

    周一萌本來還以為楚天是想要非禮她,回想起剛才經歷的一切才反應過來。

    “強子,天色不晚了,我就先回去了!”

    見到強子一臉懷疑人生,楚天拍了拍肩膀。

    “大師稍等,這是一點小意思不成敬意!”陳導拿出紅包。
快乐时时彩开奖记录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