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妖血筑龍城 > 第八十章:人蛇之戀
    一人一蛇沉默了不知道多久,最后還是裴宗浩先開口:“咱們先走吧,經過眼前的這座峽谷,擎天峰就不遠了。”

    紅塵根本沒有理會裴宗浩,托著蕭瑟的身影向峽谷中走去,裴宗浩則跟在紅塵身后,腦子里思緒萬千。

    當一人一蛇進入峽谷,一股十分濃郁的靈氣撲面而來。在靈氣的源頭,想必就是九幽冥花的生長之地。

    裴宗浩此時腦子里十分不解,“九幽冥花”聽名字就知道此花是屬于冥界的陰暗之物,但又怎么會生長在這靈氣濃郁的秘境之中。

    “喂。”正當裴宗浩腦子里一團亂麻的時候,葬魂幽水的聲音傳了出來。

    “干嘛?”聽見葬魂幽水的聲音,紅塵冷著臉向葬魂幽水問道。

    “那個,其實我是真的喜歡你,我...”

    “你找死是吧?”還沒等葬魂幽水把話說完,紅塵一臉寒意的將葬魂幽水打斷。

    “好!好!好!我不說了。”

    “給。”葬魂幽水跑到紅塵身邊,將手中一朵通體漆黑的花朵遞到紅塵身前。

    “干嘛?以為送我花,我就會對你另眼相看?”紅塵根本沒有伸手去接花,一臉不屑的看著葬魂幽水。

    “沒有,這是九幽冥花,這可是好東西啊!咱們這些體內含有太古混芒時期,大妖血脈的妖獸,只要將它吃下,可以讓咱們血脈返祖,修為蒸蒸日上。”

    聽見葬魂幽水這么一說,紅塵低下頭,看了一眼葬魂幽水手中的九幽冥花,“你自己不要了?”

    “沒有,我這里一共有兩朵,給你一朵,我自己留一朵。”

    “那你不給你爹娘帶一朵回去?”

    “不用,我爹和我娘如今都是太虛境的強者,身上的血脈之力早就煉到了返祖的境界,用不著此物。”

    “真的給我?”紅塵聽到葬魂幽水的回答,有些心動的問道。

    “嗯。”葬魂幽水輕輕的一點頭,將手中的九幽冥花再次遞給了紅塵,隨后便又跑出老遠。

    紅塵從葬魂幽水手中接過九幽冥花,放在鼻尖處,聞了聞,“你先幫我收著,等找機會我吃了它,看看有沒有用。”

    裴宗浩將紅塵手中的九幽冥花接過,放入了乾坤袋中。

    看到紅塵將自己送給她的花,轉手遞給裴宗浩保管,葬魂幽水的小臉上多少還是有些失落。

    “喂。”紅塵看著此時情緒有些低落的葬魂幽水,向他喊道。

    葬魂幽水抬起頭,左右看了看,指著自己問道:“你是叫我嗎?”

    “嗯,我就是叫你。”紅塵將頭一點,繼續說道:“你過來。”

    葬魂幽水一聽紅塵叫自己,屁顛屁顛的又朝紅塵跑了過去。

    “小幽水,你能不能跟著我一起出去,幫我收拾一些惡人?”葬魂幽水來到紅塵身邊后,紅塵向葬魂幽水問道。

    聽見紅塵此問,葬魂幽水不禁搖了搖頭,“這個不行,我得回家了,我爹娘已經傳訊催過我好幾次了。我要是再不回去,他們會來抓我的。”

    “那我請你幫個忙,你答不答應?”聽見葬魂幽水這么一說,紅塵沒有強求,讓葬魂幽水跟著自己出秘境。

    要是帶走了眼前這小子,萬一惹的太虛境的強者不高興,說不定只用一揮手,整個大禹就可能會在世上消失。

    “什么忙?”葬魂幽水撲朔著一雙大眼睛問道。

    “你回去之前,能不能幫我去收拾一下秘境中的那些人。尤其是剛才在峽谷外的那幫人,你幫我特別照顧他們一下。”

    “可以,但我最多只有一炷香的時間了。再晚,我爹就要來了。”葬魂幽水果斷的同意,小腦袋點個不停。

    “啵!”紅塵低頭在葬魂幽水額頭上輕輕一吻,“那你現在就去吧。”

    一時間,葬魂幽水有些不知所措,最后一抬頭,對著紅塵說道:“好嘞!”

    被紅塵這么一吻,葬魂幽水好像打了雞血一般。迅速的轉身朝峽谷外跑去,跑出百步后,整個身體縱身一躍,飛向天空。

    隨后,風起云涌,天空中風云巨變,一陣鋪天蓋地的黑云涌現,一條蒼天巨蟒從云層中撲向地面。

    蒼天巨蟒落地后,地動山搖,激起的灰塵漫天。

    這回,不只是秦瓊,就連進入秘境中的那些散修,都一起倒了大霉。

    待葬魂幽水走后,紅塵才轉身看了一眼裴宗浩。只見裴宗浩此時沉默不語,思緒好像已經魂飛天外。

    之前紅塵親了一口葬魂幽水的額頭,這一畫面落入裴宗浩眼中,讓裴宗浩心里一時間五味成雜,散發著濃濃的酸意。總是感覺,自己好像又有什么寶貝丟了。

    “你在這發什么呆,走啊,咱們去奪取秘籍和靈石神胎。”紅塵看了一眼裴宗浩,隨后冷著臉說完便轉身朝擎天峰的方向走去。

    裴宗浩見紅塵轉身離開,豁然開口,“紅塵!我決定了!等你長出雙腿!我就娶你!”

    “我不再去管什么天下人的輿論!再也不去想在世俗人們的眼中會怎樣看待我們了!也不再去管我爹會不會同意我們的事了!反正以后我就要把你們,通通娶進我裴家的門!”聽見裴宗浩此話,背對著裴宗浩的紅塵差點激動的跳了起來。

    紅塵此時雙拳緊握,強行告訴自己要鎮定,不然以后這冤家就吃定自己了。

    “哼!你是風流成性!還要娶我們?你要娶幾個?我才不會嫁給你!”紅塵憋了好半天才鎮定下來,故意這么說道。

    “啊?你真的不嫁給我?你要不要再考慮考慮?”一聽紅塵此時不同意嫁給自己,裴宗浩有點失落。

    “煩不煩啊,以后再說,現在先去找秘籍。”紅塵說完便擺動著自己的尾巴,飛速離開,留下裴宗浩在身后緊追不舍。

    “你真的就不考慮下嗎?”

    “哎呀!你好討厭啦!”紅塵奮力的向前跑,一張臉此時已經紅的快要滴出血來。

    當紅塵跑遠后,裴宗浩心中有數的笑了兩聲:“哼哼,我就知道,你這蛇精還跟我裝。”

    就在裴宗浩和紅塵兩人興高采烈的去尋找靈石神胎之時,秘境中的其他人可謂是倒了八輩子血霉。

    最可憐的還是那些個從不主動挑事之人,自己安安心心的尋寶,誰也沒招惹。這不知道是咋回事,突然殺出來一條驚天巨蟒,蛇狠話不多,見人就殺,毫不留情。

    最最可憐的自然是秦瓊一伙人,玄水吞天蟒在紅塵的示意下,對秦瓊等人額外的照顧有加,目的很明確,就是奔著他們去的。

    秦瓊等人在老遠處就發現玄水吞天蟒發出的動靜,嚇得魂飛魄散,隔著千里之外就向遠處逃去。

    奈何,玄水吞天蟒的速度實在太快,沒過多久就追了上了,一聲怒吼,直接嚇死幾人,逼得秦瓊和六大門派分散逃跑。就這樣,還是被玄水吞天蟒挨個追殺,最后活下來的不足十人。

    血邪宗活下來的兩人簡直是倒霉透頂,眼見差點就要被玄水吞天蟒追上,結果玄水吞天蟒那遮天蔽日的身軀,卻被一只從虛空裂縫中伸出來的大手抓在手中。

    兩人如獲新生,剛松一口氣,沒想到卻被大手擒住的玄水吞天蟒吐了一口口水,直接將兩人腐蝕的連渣都不剩。

    就在秦瓊等人被玄水吞天蟒追的到處跑的時候,裴宗浩和紅塵卻來到了擎天峰山腰。

    “就是這,應該就是這座洞府沒錯了。走,進去看看有什么寶貝。”洞府門口,裴宗浩已經壓抑不住自己心中的興奮勁。

    裴宗浩來到洞府門前,三下五除二將洞府門口的陣法破去后,領著紅塵飛速的鉆進洞府內。洞府內構造很簡單,幾乎沒有人為的鑿刻,全是天然形成。遠處一個高大的石墩子上,一顆拳頭大小的夜明珠,散發出強光,將洞府內映照的如同白晝。

    裴宗浩一眼就看到了石墩子下的一張天然石桌上,擺放著一本獸皮制成的書籍。裴宗浩三步化作兩步,飛快的來到石桌旁。伸手欲要將獸皮書拿起,卻被一陣藍光彈了回來。

    “咦?還有陣法?”裴宗浩圍繞著石桌走了一圈,既然沒有看出來眼前的這座陣法是出自何源。

    “怪事,這是什么陣法?算了,直接來硬的好了。“裴宗浩心中一急,直接將白鳳劍取出,隔空一道劍氣劈向石桌。

    月牙形的劍氣同樣也受到了藍光的阻擋,兩者僵持一陣后,劍氣既然碎裂。這讓裴宗浩一下大吃一驚,裴宗浩這一手看似隨手劈出的劍氣,實則是融合了浩天蕩魔劍中的無窮劍意。

    之前與段長空交手,段長空那只黑色的甲蟲,就是被裴宗浩一劍斬殺的。以黑色甲蟲筑基期的修為都沒能擋下裴宗浩的一劍,沒想到眼前這張簡易石桌上的陣法,既然如此生猛,直接將劍氣撞散。

    裴宗浩一時不信邪,手中白鳳劍一陣揮舞,數十道劍氣一同飛出,再次與藍光相撞。斬出十幾道劍氣后,裴宗浩累的氣喘吁吁,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眼前這張石桌。

    果然,意外還是發生了,劍氣被藍光盡數擋下,化為光點,紛紛相繼消散。
快乐时时彩开奖记录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