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無限統御 > 九州問鼎 第五十三章 如雷貫耳
    “空間提示:你的隊伍征討攻占了青州、徐州、并州(由于袁術將并州所有的部隊都帶入太原轉化魔兵,加快了太史慈分兵統合并州的速度),三州二十郡皆在你的掌握之中。你完成了隱藏任務:徐州霸主、并州霸主。獲得通用點獎勵2W點,世界聲望6000點,功勛值100點。該獎勵為額外獎勵,不影響結算獎勵。”

    “你在本世界聲望達到了21000點,你獲得了本世界專屬稱號:如雷貫耳。雄踞三州的你已經是當之無愧的無冕之王,單人擊殺魔龍偽帝和近萬魔兵更令天下贊頌,你的威名和戰績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無人不懼。只要你的所屬部隊報出你的名號,就能嚇退敵軍,在此三州之內甚至可以無需金銀招募將兵。”

    ——

    道具1:傳國玉璽

    評級:A 傳奇!(封印物品,降低評級)

    類型:特殊。(只需攜帶便可產生效果)

    效果1:千年龍氣。催動傳國玉璽中的真龍之氣,可以大幅度加強你的自身天賦。

    效果2:正大光明。你無法修煉或學習任何黑暗、邪惡、亡靈類技能,同時免疫A級以下大部分黑暗、邪惡、亡靈類傷害。

    效果3:王不可辱。免疫A級以下精神控制效果,包括幻術、魅惑等。

    技能1:王者威勢(史詩級技能)。在本世界中將一項屬性增加50點,可以獲得極值效果。本世界內無法更換提升屬性。

    技能2:帝皇憑證。將一次攻擊或技能效果提升一整個權限等級,最高不超過S級。(僅提高權限,不提高效果。)

    技能3: 君臨天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吟唱5秒后,你可以瞬間出現在任何麾下勢力或者隊友的身邊。冷卻時間1個自然日。

    特殊效果:昭告天下。傳國玉璽的任何技能或者效果被持有者主動激活時,會使本世界所有強者受到感應,同時任何輪回者都能知道你擁有此裝備。

    同時你在任何世界的綜合聲望值恒久+5。(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在本世界使用時會射出一道光柱,貫穿天地。)

    備注:真命天子,八方拜服。

    ——

    獲得了如此之多獎勵的陳濤此刻卻是黑發散亂,衣衫破碎,單手撐地,右手直握黃泉劍當做拐杖跪在無數魔兵的尸堆之上,胸膛劇烈起伏,大口喘氣,汗水涎液從他的下巴處不斷滴落,全身抑制不住地渾身顫抖。

    黃泉劍上黯淡無光,原本不斷環繞的土黃色靈氣也一并消散一空。

    哪怕是這樣,附近的尸氣魔氣竟也不敢接近這個似乎無法動彈的男子,自發遠離著環繞飄動。

    “吁!”

    一聲清冷的聲音喝停了疾行的白馬,從馬背上翻身而下。

    一襲白色的紗裙被微風拂動,露出了白皙修長的玉腿和內襯的錦繡內衫,額頭部位的一顆水滴狀的玉石更是代表了主人的身份。

    這名仿佛云中仙女般的人兒,不顧尸氣的惡臭和魔氣的侵蝕,在尸堆頂部抱住了那個全身赤裸的男子,構成了一幅絕美的畫卷。

    “濤,以后不需這么拼命了,我不能沒有你啊。”

    在她懷中的男子感到頭部滴落了幾滴清涼,吐出一口濁氣,順勢倒在了她的懷里。

    。。。。。。

    翼州,河間郡。

    一道無形的斧斬擦著鄭健的身子偏折開來,將一塊巨石劈成兩半。

    鄭健和南宮弘毅領兵出了并州之后,沿著魏郡→廣平→清河→鉅鹿→常山→中山等六郡的順序一路攻克,而被袁紹帶走精兵強將的六郡之地也跟脫了鎧甲的女將軍,任人施為。

    前后不過半個月的時間,鄭健、南宮弘毅二人已完成了六郡的整編統合招募工作,兵力再次擴增。

    本想一鼓作氣拿下翼州全境,卻遇到了跟袁紹一樣的難題,被潘鳳帶兵攔于河間郡城下,如一道天塹一般阻遏了鄭健等人的北上之路。

    “我去!我記得原著里潘鳳沒這么猛啊,難道真是跟陳濤說的南呂布北潘鳳?”

    鄭健險而又險地再次躲過一道斧擊,不敢再戰,命令親兵合圍,打馬回撤。

    在潘鳳再次砍殺了幾十名士兵后,戰局再次僵化起來。

    潘鳳面對數萬大軍,即使有著劉樂作為底牌,也不敢突襲營寨,見占到便宜,謾罵譏諷幾句,便也帶兵回城了。

    “呼~我不是潘鳳對手,你怎么也不知道出手幫忙下啊。”

    鄭健忍不住埋怨道,他感覺自己能全身而退已經算是關公顯靈了。

    “我不能幫你有兩層原因,第一我們雖然快速的占據了六郡之地,但實際上是借助了陳濤恐怖的本世界聲望,三州共主,加之缺兵少將,他們才不抵抗投降,并非靠著我們的實力。”

    “第二也是更關鍵的原因,你交戰潘鳳時我出過一次手,對方馬上跳出一人隱于城頭。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就是探子打探到的潘鳳陣營王牌,一名有著強大遠程的輪回者。”

    “我擁有五級異能,對生命體征很敏感,他身上有強者的氣息。”

    “若我和他同時出手,恐怕只會加速你的死亡。”

    “那現在怎么辦,就這么拖在這里?幾萬大軍的糧草都是天文數字吧。”

    “請示陳濤,他是隊長,他之前購買的遠程通訊器也該派上用場了。”

    “他現在應該還在并州吧,能有什么辦法,他還會飛不成?”

    哪怕對陳濤一直最為信任的鄭健此時也不相信陳濤能有什么好辦法。

    南宮弘毅沒有理會,轉身使用了遠程通訊器向陳濤發出通訊請求。

    “陳濤,我是南宮弘毅,我們遇到了一點麻煩,我們的部隊被困在河間郡了,有一猛將潘鳳加上一名強大的遠程輪回者,非我和鄭健所能抵擋,如果派兵強攻,容易損失慘重。”

    “這邊已收到,我不是陳濤,我是靈玉。陳濤戰勝魔化袁術之后透支嚴重,現在還在沉睡之中,你們先按兵不動,等他醒來再說吧。”

    “好。”

    南宮弘毅掛掉了耗費通用點的超遠程通訊交流,回過頭來一臉凝重。

    遠程通訊是單對單交流,不知道內容的鄭健感到一臉疑惑。

    “怎么了,臉色這么差,陳濤正忙著泡妞沒空理你?”

    “剛才是靈玉使用的通訊器,陳濤透支嚴重昏迷不醒,讓我們按兵不動。看來我們只收到了空間提示中關于陳濤戰勝袁術的通報,而這份勝利顯然也是有代價的。”

    南宮沒有絲毫慌亂,而是沉吟低語,顯然對于這種情況早有預料。

    明明可以派大軍壓境,以士兵的犧牲換取最終的勝利,卻選擇瞞天過海、故布疑陣,分兵攻打三州之地,只身冒險單挑袁術。

    你可不是魯莽之人啊,陳濤,果然圖謀那兩份黃金級支線任務的獎勵嗎。

    就讓我南宮弘毅,來助你一臂之力吧。

    “那我們現在怎么辦,將這翼州平分,潘鳳一半,我們一半?唐宋那邊可是有著五個人,萬一他們輕易攻占揚州郡,那結算評價肯定比我們高啊!”

    鄭健此時擔心的是如果進度沒有唐宋那邊快,就被唐宋這個新人力壓一頭。

    “無妨,既然陳濤給了那邊五個人,而分配同樣的任務,說明對我們的實力充分認可。既然他都這么拼命,我們也激情一把。”

    在本任務世界中基本都在劃水的南宮弘毅曲手成爪,猛地握動拳頭,明明只是虛握空氣,卻仿佛握住了面前所有的空氣流向,在他的拳頭上呈現出一圈圈無形的波紋,隨后成為一股無形的狂風,將他的白色衣袍吹得獵獵作響....

    “哈哈哈!早該如此了!讓我們大干一場。”

    隨著鄭健爽朗的大笑,一場新的攻城戰役也被提上了日程。

    (劃水是一種方言,意思是打醬油。現代泛指上班期間的偷懶行為。出自古代走水路,劃大船的時候,是要由許多個水手一起劃,其中有的人偷懶又要裝作很努力工作的樣子,于是就只用船槳拍打水面裝作努力劃船的樣子,故稱之為劃水。)

    。。。。。。

    “呃啊...靈玉....”

    “我在,我在!”

    趴在陳濤身上休息的靈玉揉了揉眼睛,看著睜開雙眼的陳濤,連忙激動地握緊了陳濤放于被子上的一只手,將其放在自己臉頰上。

    感受著手上真實的柔滑觸感,陳濤扯嘴笑了笑,看著眼前的玉人兒,感覺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也許這就是生命的意義吧....

    此次的昏迷完全出乎陳濤意料之外,他以為憑借他的天賦,在這個世界應該是無敵天下的,憑借占據的大量人口,天文數字的護盾值既可以作為黃泉劍奧義技黃泉獄主的燃料,也可以無視所有非真實傷害的攻擊,這也是他敢單挑袁術的自信。

    沒想到啊,這看似本世界無解的天賦居然在這次顯露出了隱患。

    看來一旦護盾值加持數值遠超自身實力,在戰斗結束后就會對身體產生負荷嗎,不知道這次昏厥了多久。

    “靈玉,我這次昏迷了多久?”

    “你昏迷了整整一個月,若不是玲瓏提示我,可以用嘴喂你喝蔬果的汁液,我都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嗯?玲瓏姐姐怎么知道這個方法...”

    “咳咳,這不是深究這個問題的時候,當務之急,是他們攻占各州的進度,他們沒有遇到危險吧?”

    “你好好躺在床上休息,有事情我來負責傳達。”

    靈玉親了親陳濤的額頭,將被子向上拉了拉,姣好的面容上滿是醉人的溫柔.....

    。。。。。。

    (本章完)

    啦啦啦,各位忠實而優秀的讀者們,多發點沙雕評論,騙點萌新進來啊~

    ─=≡Σ(((つ??ω??)つ
快乐时时彩开奖记录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