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抗日之超然兵王 > 第362章 你太膨脹了!
    敵人非法猖狂。

    在殺死的中國戰士身上,都用紙條寫下一行字:“帝國陸軍櫻井戰隊所殺。”

    楊超然緊急偵查,檢查了所有現場。

    這一次,支隊損失的確很大。

    所有檢查現場的干部戰士都哭了,也都憤怒了,發誓要報仇。

    趙剛政委語氣沉痛,安慰了大家,鼓舞了大家。

    楊超然馬上恢復了羽村步兵營的建制,在這里重新駐扎一個連隊。

    當天晚上,他連續開會,強調了各種戰術,駐軍的警戒和反特攻戰術,在口令,哨兵聯系等等方面,進行了規章及安置。

    大家要進行各種訓練。

    “對,應該這樣,我們亡羊補牢,并不晚。我們之所以出現這么大的紕漏,是因為,驕傲自滿了,不重視最基本的訓練,沒有建立起足夠的成熟的制度。”趙剛政委嚴肅地說。

    他還進行了自我批評,認為,自己也沒有盡到責任。

    幾個營長,連長,也都自我批評了。

    趙剛政委不斷給楊超然使眼色,意思還是,他作為最高指揮官,必須表態的,部隊受到極大傷害,他這個軍事主管,必須承擔責任。

    可是,楊超然就是不吭聲,用手托著下巴,陷入了沉思。

    趙剛政委忍無可忍:“支隊長同志,楊超然同志,該你了!這么重大的損失,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在自己身上找到問題的根源,深挖根源,才能找到問題所在,才能總結提高。”

    楊超然還不說話。

    一個營長趕緊站起來:“政委,我們支隊長的問題,不大,甚至很小,因為他去開會了,不在這里嘛。”

    趙剛政委生氣了:“開會了就沒有責任?你這是就事論事,留在表面上,沒有深入到實質。作為老資格的戰士,作為戰術能力出色的指揮員,在臨走的時候,沒有足夠合理的安排,才是這次重大損失的原因!當然啦,戰爭中的損失,是必然的,不可避免,我們的工作也不會十全十美,一定會出現錯誤,我們需要的是,正視錯誤,改正錯誤,而不是逃避責任。”

    揚超然終于站起來:“嗯嗯,很對,我接受政委的批評,但是,我想問大家,我們最好的糾錯方案是什么?”

    大家開始討論了。

    將所有防范措施,都掂出來評論討論了一遍。

    大家各抒己見,非常認真投入。

    楊超然最后總結了:“嗯嗯,大家說的都很有道理,很好!很具體,很科學,很全面,很基礎|!不過,我認為那些,都是常規,而且有一個致命的缺陷,消極!”

    趙剛政委不同意了:“支隊長,這怎么還是消極?難道我們不是防守和糾察防御警戒能力,而是要進攻?這可不對吧?我們沒有足夠的條件,根據幸存的戰士回憶,敵人是使用了飛機轟炸,傘兵空降,地面部隊突襲配合,這種立體式的戰斗突襲,我們只能防御,不能反擊,因為我們沒有飛機,沒有傘兵!”

    楊超然笑了:“我說的就是反擊!用特種戰爭反擊敵人的特種戰爭!”

    楊超然讓部隊干部返回,加強夜間巡邏,自己和趙剛等少數人商議。

    突然之間,他愣了一下。

    趙剛政委奇怪:“怎么了?”

    楊超然用手指著房屋外面:“政委,你聽,什么聲音?”

    趙政委不用聽,直接說:“鬼子的飛機唄,怎么了?不過,你放心,這飛機距離這兒遠著呢,才有點兒隱隱約約的聲音,實際上啊,可能在東邊向新城的機場,距離三五十里,上百里都有,夜間安靜,讓鬼子飛機聲音傳播得更遠。”

    楊超然點點頭:“政委是個有豐富經驗的領導干部,我很佩服。”

    趙剛政委笑了:“你別拍馬屁,你今天必須反省自己的問題,作為一個八路軍的軍事干部,你在這么大挫折的情況下,居然一直不承認自己的問題,保護愿意批評和自我批評,這是非常錯誤的,我們干部們了承擔責任,是一種政治態度,一種責任感,一種道德必須,也是紀律要求,否則我們如何能團結和調動大家的積極性?如何能引導研究和總結進一步深入?如何才能真正取得反省的實效?”

    楊超然點點頭:“我很贊同!政委說的很對,我有罪,我沒有將自己的戰術思想和意識能力等,完全傳授給戰士們,可是,政委啊,我們是新部隊,不能一口吃一個胖子,能夠在戰場上不尿褲子,朝前沖,跟敵人打就很不錯了,全面提升戰術素養,那需要很長時間的,我認為,這次失敗,主要原因不是紀律廢弛,麻痹大意,不是思想問題,也不全部是技能問題,而是特殊原因。敵人的特種進攻,超出了常規,我們失誤一些,是正常的!沒有必要求全責備。”

    趙剛政委不滿意:“我不同意!”

    楊超然趕緊伸出手,做出停止的手勢:“噓,政委啊,我覺得,這是戰術意識的問題,您覺得,現在,我們最應該討論的問題是什么?”

    趙剛政委用手指敲打著桌子:“我看,是一個哲學命題,謙虛使人進步,驕傲使人落后,楊超然同志,你在大捷以后,的確思想膨脹了,開始驕傲了,聽不進建議和批評了!”

    楊超然站起來:“錯,政委,現在,我們最應該討論的問題是,怎樣伏擊敵人!”

    趙剛政委抬起頭:“伏擊敵人?哪里有敵人?你不要繞開話題!”

    楊超然指指窗戶外面的夜空,“政委啊,我估計,有八成的把握,今天晚上,敵人要來這里偷襲!”

    在旁邊,幾個參謀搖頭:“支隊長,敵人昨夜剛來偷襲,幾天還來偷襲?他們那么傻嗎?難道不知道我們一定會吸取教訓,加強防備?”

    楊超然說:“如果是我,就一定會再來偷襲。因為,真正能夠防范特種襲擊的技戰術,需要很長時間才能在普通部隊中訓練成熟完善,敵人如果來偷襲,我們的那么多防范措施,能湊效的并不多!”

    趙剛政委擺手:“支隊長同志,你不要神化鬼子,在戰略上,我們要藐視敵人,戰術上重視敵人,你聽聽,飛機的聲音還很遠,很快就遠去了,這說明,敵機沒有來,也許,支隊長的話是對的,敵人今天晚上來偷襲,可是,現在,并未來吧?這是襲擾行動,或者迷惑戰術?”

    
快乐时时彩开奖记录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