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絕世戰神 > 第三百一十四章:柴半省
    沈七夜與林初雪上了旅游大巴,在車上就宣布了風投追加投資的消息,旅游大巴內頓時歡呼聲一片。

    “哇,一個億啊,這錢就跟從天上掉下來的。”

    “什么叫從天上掉下來的,這是咱們全員努力,集體加班的結果。”

    “要我看還是林董事長領導有方,讓風投公司看到了我們公司以后將在新市大放光彩。”

    “咱們以后跟著林董事長都吃香的喝辣的。”

    雙層大巴內,無不歡呼雀躍,連林康星都欣喜萬分,因為他一直覺得林氏集團就是林家的,但是坐在他旁邊的胡月卻是波瀾不驚。

    “胡月,你怎么一點反應都沒有啊!”林康星納悶的說道,大家都在憧憬美好的未來,唯獨胡月沒有動靜,作為新員工來說,應該亢奮才對啊!

    胡月淡淡的說道:“這不是很應該的事情嗎!”

    如果沒有對林氏集團詳細的摸過底,她怎么可能會加入林氏集團呢,畢竟她與林康星不同,以她的資歷,完全可以加入更好更大的公司。

    她來林氏,是認準了林氏集團會在新市的開發中,會大放異彩,所以她才加入。

    “胡月,你為什么會這么覺得?”林康星立馬來了興致,難道胡月知道什么?

    胡月淡淡一笑:“你也不看看林氏背后站著誰!”

    “誰?”林康星肚子里的蛔蟲徹底被胡月給勾起來了,趕忙問道:“胡月,你快別賣關子了,咱們是老同學,你有什么事情可不能瞞中我,這是不是跟你進入林氏集團有關系。”

    大學四年同學,胡月對林康星了如指掌,林康星也是如此,他可是知道胡月一直立志做一個女強人,她能選擇來林氏,肯定知道了一些自己不知道的東西。

    “南洋國際,一家成立于海外的百年風投巨鱷,他們就是林氏集團的最大風投,雖然這家風投不及高盛,軟銀,紅衫資本,但也是著名的風投公司。”說完,胡月一臉羨慕的看著林康星說道:“康星,你姐可真厲害,竟然能拉到南洋國際的風投。”

    林康星懵逼,然后迅速的打開手機查詢軟件,當他看到南洋國際的投資上市的幾十家公司后,他更加堅定了把沈七夜趕出林家的想法。

    “我舅沒辦到的,我林康星一定會辦到,沈七夜,老子是絕對不會讓你從林家帶走一毛錢的!”

    金山大峽谷,位于安北省金山市,與東海市相隔了上千公里,為了照顧到員工,所以林初雪租用的大巴車是德城進口,乘坐極其舒適,盡管是從早上出發傍晚才到。

    一下車,林氏集團的員工個個嚷嚷著先自由活動。

    正好,沈七夜與林初雪要到團建的場地實地考察,索性就讓員工們自己去玩,大家都是成年人,也沒有什么不放心的。

    到了大峽谷的入口,沈七夜與林初雪去看場地,旅行社的導游與地方導游開始對接。

    “這么小的團你也接啊!”金山市的地接導游,暼了暼嘴說道。

    雖然這是他們第一次接觸,但是大家都是同行,這也沒什么不能說的,干導游這個行業,人越多利益越大,這都是規則。

    旅行社的導游,笑道:“嗨,現在錢難賺,能接點是點。”

    地導拿過公司名單一看,搖頭笑道:“林氏集團,一看名字就是區域性的小公司,你這趟可沒什么油水嘍。”

    這句話,東海市導游不同意了。

    “這你可就說錯了,我跟你說,這家公司剛獲得了一個億的投資,可不是什么小公司。”東海導游冷哼的說道,這個地導一看就有地區歧視,他身為東海人,當然不樂意了。

    “朋友,你是東海市還是烏華市的?”金山導游一愣,然后一臉八卦的問道。

    金山市與東海市屬于不同的省,金山的導游竟然能一口說出自己的來的地方,東海的導游怎么能不吃驚。

    “我是東海人,你是怎么的知道的?”金東海導游吃驚的問道,他也沒覺得自己的臉上寫了東海人三個字啊。

    “哈哈哈,兄弟,你以為哪個地方能像你們東海人這么走運,你們東海要跟烏華合并的消息,早就上了網絡,我們金山人羨慕都羨慕不來。”金山導游爽朗大笑的說道。

    烏華一直是內陸大縣,是著名的商品之都,產品遠銷亞非拉,東海市搭上了烏華這躺快車發展,早就傳遍了網絡,多少人羨慕都羨慕不來。

    干導游這一行,本來就耳聽八方,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他能猜出林氏集團獲得一個億的投資,而且對方導游的底氣,推斷出這支團是東海來的,根本不稀奇。

    東海導游一愣,然后摸了摸后腦勺,尷尬笑道:“哈哈哈,是這樣啊,原來我們東海人現在這么出名了。”

    金山的導游,是個高大的壯漢,陽光硬朗,非常健談,一邊跟東海導游聊天打屁,一邊開始翻閱林氏集團的人員名單,當他看到林氏集團的簡歷時,眼珠子一凸,差點沒把名單給摔在地上。

    “怎么了,有問題?”東海導游眉頭微皺的問道。

    “這家公司上個月剛成立的?”金山導游咋舌的說道。

    “這有什么問題嗎?”東海市導游不耐煩的說道,他總覺得這個地導話有點說。

    金山導游指著林氏集團的成立時間說道:“我這段時間接了好幾個團,都說你們東海與烏華為了防止炒房,已經停止注冊三個月了,這家林氏集團大有背景啊!”

    東海導游郁悶問道:“有這回事?”

    東海的事情都被金山的人知道了,他頓時覺得面上無光。

    “廢話,所以我們省里不少富商,都跑到你們東海市去收購公司,借殼上市,為了的就是開發新市。”金山導游笑道。

    為了找回點面子,東海導游嘴硬的說道:“你們省的柴家也去了?如果柴家去了,估計就沒我們東海人什么事了。”

    金山市只是一個中等縣市,而柴家可是本省的超級大老,如果連柴家都參與到新市的開發,估計跟東海人沒什么關系了。

    這也是變相討好地導,希望他做事能麻利點,也是一種常用的交際手段。

    但是,這話金山導游可不敢接。

    “唉,我聽說柴家被打回來了。”金山導游嘆氣的說道。

    “誰啊,這么牛逼,連柴半省都能打回來?”東海導游差點沒吃驚的咬到舌頭,柴家可是本省望族,坐擁幾百億資產,豈能說打就打?

    “我知道的這些還都是前幾天帶團的幾個老總,喝多了說的,估計是比柴家還厲害的存在吧。”金山市導游咋舌說道。

    兩個導游再閑聊了幾句,把林氏集團的行程給定下來了,正值金秋旺季,金山大峽谷內已經人滿為患了。

    這時,沈七夜與林初雪已經到了峽谷內部,深刻的體驗到了,什么叫旅游旺季。

    一眼看去到處都是人頭,有帶全家來旅游的,有像了林氏集團來團建的,還有一些新人在拍婚紗照。

    實地考察完接下來要團建的項目,林初雪的眼神頓時被一對新人給吸引了,當夕陽的灑在了潔白的婚紗上,她不自覺的走了過去,女人都向往美麗的東西,林初雪也不例外。

    但是她剛走近,那新娘立刻就咋呼起來。

    “你眼瞎啊,你踩到我的婚紗了!”
快乐时时彩开奖记录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