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囚城之獠牙窺視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增援
    在離杜專不遠處的阿輝,全身衣服已經被撐破,身體通紅,正憤怒的,接近瘋狂的,向著盛纓發起攻擊,他手中的短刀帶著疾風,向著盛纓剁下去,盛纓舉著巨刀,擋住阿輝的攻擊,然后又掄起巨刀砍向阿輝,阿輝也舉刀擋住。

    兩人沒有任何招式,只是相互猛砍。盛纓刀重力大,但每次都能被阿輝穩穩的架住。而阿輝的刀雖然小,那力道卻大得出奇,盛纓的巨刀上被阿輝砍出了幾個缺口,盛纓的手臂已經開始麻木疼痛,盛纓這時才明白,這人為何能將楊擊敗。

    盛纓掄起巨刀,痕掃斬向阿輝,這突然的變招讓阿輝一愣,向后退了一步。盛纓借機也向后跳開,將巨刀插到地上,揉著自己的手臂,阿輝見狀,猛的跳起,對著盛纓就是一擊跳斬。短刀卷起地上的青草,直奔盛纓而去。

    盛纓一腳踢在身前的巨刀上,那巨刀旋轉著快速飛出,撞擊在阿輝的跳斬上,巨刀被撞擊到空中,不停旋轉,然后倒著落了下來,深深的擦到土地中,刀身還在不停的顫抖。

    盛纓已經被驚出一身冷汗,還好自己反應及時,躲過了這兇狠的一擊。盛纓由身后,抽出一把短刃,深吸一口氣,然后單腳蹬地,猛的發動身形,向著阿輝飛撲過來。

    阿輝一擊跳斬之后,剛剛落地,盛纓已經撲到面前,眼前刀光一閃,阿輝急忙舉刀防守,但盛纓身形一閃,消失在阿輝眼前。

    隨后,阿輝的肩胛處,涌出一股鮮血,阿輝感覺,自己的身體像泄氣的皮球一樣,力量在消失,而那種刺痛感隨之而來,阿輝半跪在地上,用手中的短刀,勉強支撐著身體,不讓自己倒下去。

    盛纓落地后轉身,看見阿輝已經跪在地上,而且阿輝身體上肌肉,都好像在萎縮,盛纓看到這情形很是驚奇。盛纓提起手中的短刃,直指阿輝的背心,猶豫了一下,然后一咬牙,刺下去。

    紫瑩一擊突刺,只是將梅箐身后的大樹斬斷,當紫瑩落地后,感覺身后一陣疾風吹過,紫瑩雙腳蹬地,向前直撲出去,一道刀光貼著紫瑩的后背劃過,地面上,被那道刀光,看出一道溝痕。

    紫瑩落地轉身,看了眼身后的溝痕,這時梅箐已經落在紫瑩面前,笑著對紫瑩說道:“你的暗影雙花,早已經被我看破,你拿我沒有任何辦法!”紫瑩沒有說話,瞪著梅箐。

    梅箐走上前一步,又說道:“但是,我的突刺,我想看看你能不能防得下來!”

    紫瑩快速調整自己的呼吸,將手中雙刀都橫在自己面前,身體微微下沉。梅箐見狀,“呵呵”一笑,飛身撲下紫瑩,她手中的刀,瞬間揮出,這刀化作數道閃光,向著紫瑩斬去。

    紫瑩疾速向后退開,可這時那些刀光,已經把紫瑩包圍在其中,紫瑩扭動身體,向前飛撲,一道紫色光影,迎著梅箐的刀光而去。兩人再次在空間交錯,“當當”兩聲,清脆撞擊聲后。兩人幾乎同時落地,紫瑩一個手臂上,流出了鮮血,這

    血順著手臂,一直流到紫瑩手中握著的刀上,紫瑩狠力的甩動一下手臂,把刀上的血甩落。

    梅箐落地后,看著紫瑩流血的手臂,“哈哈”大笑,可是剛剛笑了兩聲,發現自己手上也又一道傷口,只是傷口不深,他皺著眉頭,瞪著紫瑩說道:“還不錯啊!”

    莊央沒命的跑向密道處,密道上還立著石頭,莊央雙手推著石頭,雙腳用力蹬踏地面,那塊石頭只是緩緩的移動了一下。莊央急忙變換姿勢,背靠在石頭上,繼續努力的頂著這石頭,這時,他看見,在不遠處,高展已經帶著警衛組的人全部趕到。

    莊央大叫一聲,爆發出全身的力氣,頂開那塊石頭,然后低身拉開,石頭下面的蓋板,縱身就想跳下去。可密道中居然探出一個頭,剛好和莊央打了個照面,莊央已經被嚇得灰飛魄散,一下坐到地上,張著嘴半天才叫道:“章道!”

    而上來的人正是章道,在章道身后又竄上來幾個人,莊央一看,上來的人是,喬禮,林瑤,還有裘劫。

    裘劫跳到地面上,身形沒有停頓,抽出身后那半圓形的刀,飛身跳起,用力把刀甩了出去,而林瑤也做出同樣的動作,兩把半圓形的刀,幾乎同時飛出,但方向卻完全不同。

    裘劫的刀,直撲阿輝身后盛纓,而林瑤的刀,則飛向了杜專身后的程申。

    喬禮對著莊央說道:“你先下去,等我們!”說完抽出佩刀,同章道一起飛身,向前急沖而去。莊央看了看幾人,這次緩過神來,快速翻身,跳到密道之中。

    杜專已經感覺到了身后有風聲,他急忙轉身,想看看身后是什么東西。當他轉過身時,一把匕首已經飛到他面前,杜專還沒來得及叫,頭上忽地一聲。又飛過來一把半圓形的刀,剛好把那把匕首彈開。

    隨后那把半圓形的刀,在空中打了一個轉,又飛了回去。一個漂亮的小女孩,在空中伸手接住了那把刀,身體在空中完美的旋轉,然后落在杜專面前。

    低頭看了一天杜專,一愣,問道:“你是誰?”杜專已經被嚇傻,嘴唇顫抖著,說不出話來。那女孩皺了一下眉頭,說道:“退開!”杜專手腳并用,慌亂的爬向密道出口處。

    林瑤對著程申笑了一下,說道:“現在,你的對手是我!來開始吧!”程申收回匕首,心中卻是犯難,這林瑤的刀,自己恐怕是對付不了的。

    林瑤沒有留給程申考錄的時間,人已經跳到半空,手中的刀,再次飛出。程申見事不好,將鐵鎖鏈快速揮舞成一個圓圈,來防守林瑤的刀。

    “當”的一聲,刀砍在程申的防御圈上,一下被彈開,林瑤飛身接住,再次甩出,動作奇快,只是在一瞬間,林瑤的刀,又由一個刁鉆的角度,向著程申飛過來。

    程申已經判斷不出,林瑤刀所在的位置,只是拼命的揮舞鐵鎖鏈,做到最佳的防御狀態。林瑤的刀,來回飛過,但每次都砍在程申用鐵鎖鏈筑起防御墻上。

    林瑤不停的在空中跳躍,翻轉,接刀然后甩出,程申頭上已經開始滲出汗水,這樣的防御太消耗體力,而林瑤的動作卻是越來越快。突然林瑤在程申面一閃而過,程申一愣,難道林瑤要用身體撞擊我的防御墻嗎?

    可他剛一走神之際,林瑤的刀,由防御墻的縫隙中鉆了進來,在程申的背后上,切開長長的一道口子,程申的鐵鎖鏈“嘩啦”一聲全部掉落到地上,人隨之也摔倒在地。

    林瑤飛身接住她的刀,看著倒在地上的程申,輕輕的搖搖頭,然后跳過程申的身體,向著前方沖去。

    盛纓手中的短刃,已經刺中阿輝的后心,就在他想用力向里刺入時,頭上旋轉著飛過來一把刀,對著自己的頭頂削過過來。盛纓大驚,抽出短刃,向后退開。

    “撲通”一聲,一個黑塔一般的人,落在自己面前,手中拿著剛剛那把旋轉的刀,盛纓打量了一下來人,對那人施禮后說道:“原來是一隊,隊長裘劫大人,你來的還真及時啊!”

    裘劫也不搭話,揮了揮手中的刀。盛纓急忙向后退去,縱身一躍,跳到他的把巨刀之前。雙手用力,把那巨刀由地面中抽了出來。

    裘劫見盛纓這把巨刀,刀刃上全身缺口,這那里還是一把刀,看著就像是一把大鋸一樣。

    盛纓見裘劫一直盯著自己的刀,他也抬眼,也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巨刀,一看之后,盛纓嘆了口氣,又看了看倒地的阿輝,心想這人是什么人?簡直是怪獸一般。

    盛纓想和裘劫解釋一下,但又不知道如何開口。只能揮動巨刀,向著裘劫劈砍過去,這巨刀雖然已經滿是缺口,但這一刀的威力還很大。

    裘劫看著著一刀,點點頭,然后飛身上前,對著盛纓也劈出一刀。兩把刀在空中撞擊,濺出一片火星。盛纓不停的向后急退,而裘劫絲毫不給盛纓喘息的機會,輪刀繼續向著盛纓劈砍。

    盛纓,由于剛剛和阿輝對砍時,已經受傷,而裘劫的力量不比阿輝小多少,接了幾刀,他已經無力舉刀招架,盛纓再次拋開巨刀,抽出短刃,飛身向著裘劫撲去。

    裘劫隨后也把自己的刀拋出,赤手空拳向,著盛纓撲了過來。盛纓沒想到裘劫,居然敢空手接自己的短刃。盛纓揮動短刃,向著裘劫的雙手斬去,可是他的刀剛剛出手,腦后一股疾風,盛纓心知不好,想要躲避已經來不及了。裘劫的刀“砰”的一下,擊中盛纓的背心,盛纓一口鮮血噴出,摔落在地。裘劫飛身接刀,不再看盛纓一眼,轉身走開。

    梅箐整在和紫瑩對峙,突然在她側身,一道刀光直劈下來。梅箐閃身躲開,看見來人手持佩刀,站在自己面前,梅箐對著紫瑩輕輕笑了一下說道:“姐姐,你來幫手了!我們有時間在敘舊吧”說完對著持刀的章道,媚笑一下,扭動身姿向著章道走了過去。

    紫瑩急忙飛身向前,她心中明白梅箐要做什么,她對著章道大叫一聲:“小心!”

    
快乐时时彩开奖记录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