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女法醫與她的賞金獵人搭檔 > 第十九章 什么都滿意
    雖然銅先生覺得尷尬,出來時偷偷看了伊麗娜好幾眼,但是伊麗娜卻好像忘了剛才的事,只是吩咐了阿花帶銅先生去他的工作室,并且安排好他的飲食和住宿。

    伊麗娜為銅先生安排的工作室位于飛艇起降場的一角,前面是備件房,后面是很堅固的圍墻和哨樓,很安靜,也很隱蔽,唯一的缺點就是陽光不足,但對銅先生來說,能有自己的一席天地,已經是很幸運的事了。

    房間帶有傳統的堡壘鎮初期建筑的風格,分上下兩層的套間,樓下是工作間和實驗室,樓上是臥室和書房和衛生間。其中衛生間有單獨的供水,可以淋浴。

    阿花說:“伊麗娜閣下吩咐了,如果你需要單獨的住房也是可以滿足的。”

    銅先生忙說:“不需要不需要,這就很好了。”

    阿花說:“那行,你熟悉一下吧,另外你列一張清單,需要什么都寫在上面。到時候交給我就行,只是你自己不要隨便走動。我現在去給你拿晚飯。”

    銅先生到了謝,阿花出去了。

    銅先生先把自己扔在床上,是真正的床,有厚厚的有彈性的床墊,舒適度極好。銅先生嘆了一口氣,有些感傷,他已經33歲了,十幾年的辛苦,也沒為家人掙到一套像樣的房子,女兒漸漸的長大了,卻還不得不和他們夫妻兩人擠在同一間臥室里。可萬萬沒想到自己的第一套帶工作室的房子,居然在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得到了。他甚至想著——如果真能擺脫城邦的控制,舉家搬到這里來或許也不錯……

    在床上躺了一陣,想了一陣,銅先生開始巡視他新的底盤。

    臥室是極好的,不僅臥具齊全,而且還有簡易的衣柜;書房也不錯,有書桌書架,只是書架上還沒有什么書,但是各種辦公的工具,繪圖的工具都十分的齊全,甚至還有一部電子計算器。

    銅先生又來到樓下,工作室很寬敞,還設有休息區,有沙發。只是零件架子上還空空蕩蕩。打開工具箱,有各種鉗工、電工和機修工的工具套間,電動手動的都有。

    銅先生覺得幸福的要哭了,他從小就喜歡這些東西,夢想著能成為一個機械工程師,但是命運卻讓他成為了一名醫護兵,即便是這個職業,還是和他關系不錯的教官的特別關照——畢竟也是技術活兒嘛。

    他覺得他需要立刻開始工作了,否則就是對不起這種幸福了。雖然阿俊和伊麗娜都答應了他爭取幫他入籍大都會,但是什么事也不可能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也就是說這種幸福隨時都可能結束的。

    銅先生幾乎是一路小跑的上了樓,來到書房,在書桌上鋪開紙筆,首先進行材料清單的撰寫,他做的很認真,阿花為他端來飯菜時,發現他已經完全的沉浸其中了。

    銅先生一直忙到凌晨三四點鐘才覺得有些疲倦,他放下手中的筆,發現書桌的一端有已經冷掉的飯菜,忽然他覺得餓了——其實從早上出發到現在,他真的是一點東西都沒有吃。于是也顧不得飯涼菜冷,拿過來就吃,真是美味。

    吃完了飯,銅先生忽然發現有點不對勁——周圍**靜了。其實在鋼鐵城邦,也會有人因為一些獨特的技能而受到優待,但是他們的身邊不可能這么安靜,因為總會有一些比如生活指導,業務監督一類的官方人員在身邊關心照顧著他們,但是這里,似乎沒有!

    “也許他們在門外?或許在隔壁監聽?”銅先生充分調動了自己的生活經驗,里里外外的都看了一回,還是什么都沒有發現。目前離他最近的人就是哨樓上的哨兵,但是那名哨兵是包圍大本營的,無論銅先生,在,還是不在這里,那名哨兵都會在這里。

    “或許有監聽器吧”銅先生又找了一回,還是一無所獲。

    “有點寂寞呢。我這是離開了牢籠的鳥兒,還不習慣自由的孤寂啊。”

    銅先生自嘲著,舒舒服服的洗了一個淋浴——居然也是有熱水的,就躺倒在舒服的床上了。

    銅先生一直以來都習慣早起的,而今天卻破天荒的多睡了兩個多小時,頓時大感羞愧。

    能獲得這么好的生活和工作條件是因為刺激承諾能解決食人鳥,可自己第一天就睡懶覺,真是不可原諒啊。

    他慌忙爬起來,沖出去洗漱,卻意外的發現昨晚留在桌面上的材料清單和簡易的設計圖不見了,立刻又出了一身冷汗。正著急時,聽到門外和樓下好像有動靜,于是也顧不得洗漱了,就跑到樓下看,卻見阿花搬了張桌子擺在門口,手里拿了個硬殼文件夾,拈著一支筆,而門外陸陸續續的有人帶著材料設備而來,阿花對照審查后,有的被送進工作間,有的被退了回去。

    銅先生又看了看工作室內的貨架,居然已經分門別類的擺了不少。

    “效率還真是快啊。”他正要偷偷的溜回去,卻被敏感的阿花聽到了,探頭對他喊道:“早晨看你還在睡,我就把清單拿了,你先收拾一下吃早飯,等會對對清單,看這些東西用得上不?”

    銅先生說:“這么晚了,早飯就不吃了,我馬上就下來。”

    他說著,跑回樓上,匆匆的擦了一把臉,刷了個牙,換好衣服又跑下樓。

    阿花見他收拾妥當,就拿著清單,沿著貨架,一排排一樣樣的看過去。

    銅先生從小就喜歡機械,喜歡零件,見到了,就會忍不住拿過來把玩一番,今天也不例外。不過他還是盡力的克制自己,只看有用的東西,畢竟這些才是立身之本。

    阿花同時還介紹道:“這些零件都是從飛艇的備用庫里調撥的,還有一些大本營不能直接提供,已經去緊急采購了,最快的一批今天下午就能抵達,另外還有四名熟練工和兩名技術員協助你工作,伊麗娜閣下讓我做你的專職助理,幫你處理一些雜事。”

    銅先生問:“我知道阿俊長官病的很重,伊麗娜閣下又很忙,不過領導們什么時候來指導和監督我的工作呢?”

    阿花直愣愣的看著銅先生,就像是在看著一個外星人,說:“他們能指導你什么?能知道你還不如他們自己做。反正你只有五天,五天必須拿出樣機,樣機必須能夠實戰。在這期間,沒人會來打擾你的工作。只是工人和技術人員會晚一兩天到,你的壓力不小。”

    銅先生把一枚齒輪拿在手里,細心的撫摸著,就像是在盤一枚古玩手珠,他抬起頭,阿花看到了他堅毅又充滿著智慧的光芒,聽他緩緩地說:“有多少條件,就能做多少工作,只要你能保障我清單上的材料,我就能做出對付那些食人鳥,甚至智能戰斗機器人的武器!”

    阿花也是頭一次感到了面前這個男人的獨有的魅力,她拿出一枚銅牌,交給銅先生說:“好吧。我現在也有點相信你了。你拿著這個,咱們大本營也新開了一家酒吧,如果你累了,想喝一杯的話,拿著這個銅牌,酒吧會給你免單,不過為了安全起見,必須有我陪同。”

    銅先生道:“喝酒只怕是沒時間嘍。”

    銅先生并沒有食言,實在是因為環境和心情發生了變化,導致他在第三天終于走進了酒吧。

    他親手打造的反食人鳥通訊樣機升空成功,而委員會的代表也全體通過了阿俊的繼續進行探險接觸的計劃,而提出首議的正是看上去總是一身正氣凌然的,鋼鐵城邦的代表鈷尨先生。

    鈷尨先生非但在代表會議上首議,還幫銅先生辦理了移民大都會的申請,不過在銅先生去他那里辦手續的時候,他問銅先生:“你覺得我這次提出首議是正確的選擇嗎?”

    銅先生不會奉承人,只會實話實說:“當然,這種關乎人類安危的提案,必須由有擔當的顧全大局的人提出來才合適。”

    鈷尨先生對這個答案很滿意,不過出于好奇,他又多問了一句:“看得出,您對我們的城邦是心存敬意的,可你為什么又要提出移民呢?”

    銅先生支支吾吾的不肯說,鈷尨先生又問:“難道您對我們城邦給您的待遇不滿意?”

    銅先生趕緊說:“滿意滿意,我不過是個孤兒,城邦福利機構收養了我,給我提供教育和工作,我怎么可能不滿意。”

    鈷尨先生又問:“那您一定是對城邦的管理制度不滿意。”

    銅先生又說:“滿意啊,鋼鐵城邦的秩序和治安都是伊甸上最好的。”

    鈷尨先生說:“那我就奇怪了,你啥都滿意,為什么還要申請移民?”

    銅先生想了想,最終鼓起勇氣說:“可能是因為大都會允許有不滿意吧。”

    鈷尨先生嘆了一口氣,揮手就讓他出去了。

    銅先生很后悔,他開始擔心自己剛才是不是不該說最后一句話,若是申請被卡下,又或者某個家人被卡下,都會是很麻煩的事。

    由于做事心不在焉被阿花察覺,逼問之下銅先生只得又對阿花說出了自己的擔心,但阿花隨即笑了起來說:“放心吧,那個色老頭現在自己的狗屎粑粑都擦不干凈,才不會因為你的幾句話而報復你呢。”

    銅先生不相信,但是當晚他從酒吧聽到一個消息,據說鈷尨先生前兩天似乎試圖對某個美貌的兔人女性做出不軌的行為,但后來又因為找不到女性兔人的受害人,事情就不了了之了。但是從那之后,鈷尨代表就很主動的提出了首議。

    銅先生聽后才算真的放下了心來,不再擔心被報復,而是帶著對新生活的憧憬,繼續進行完善反食人鳥通訊器的開發工作。
快乐时时彩开奖记录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