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全職陰陽先生 > 章313 官司
    這么瘋瘋癲癲地折騰了一陣,心情舒暢了不少,我擦了把眼淚。過去的事情,叫做故事,現在的叫生活。生活還得繼續,這場大雨讓河水漲了起來,林嬌的尸體已經被沖向了下游,她的魂魄應該還在離魂期。

    我跳進河中,沒多一會兒就找到了林嬌的靈魂,果然還渾渾噩噩的在離魂期。

    如果萬鄉長是這個地區的里正,那過不了多久,他就會來和林嬌交代水鬼相關的事宜。到時候相信林嬌一定會問他周淳罡的事情,我現在只能等在這里,看看林嬌能不能問出些什么了?

    雨下了一天一夜,這里人煙稀少,直到第三天頭兒上,總算是有一伙客商路過,看到了馬車上的周淳罡尸體,跑去報了官。又過了一陣,縣令來了,還帶著一大堆官差。一伙人圍著馬車正在檢查,又接到報案,說彩河下游也發現了尸體。

    縣令留下了兩個官差和仵作,對周淳罡初步驗尸。帶著剩下的官差,又奔向彩河下游,找到了林嬌的尸體。

    當然,他們是檢查不出來什么的,這倆人按照常人的方法看,都是正常死亡。尸體被運走了,我猜想接下來就是找人認尸,如果沒有就會送到義莊或者亂葬崗子……

    我沒有跟著兩具尸體去看熱鬧,留在了河邊專心等著萬鄉長來。

    第五天頭兒上,林嬌從離魂期醒過來了。跟著周淳罡當陰陽先生多年,已經很有經驗了,很快就知道了自己是當了水鬼了。

    別看林嬌事事都以周淳罡為尊,什么事情都聽周淳罡的,看起來軟弱而沒有主見。實際上那只是因為在周淳罡身邊。離開了周淳罡,這個女人很堅強,很獨立也很厲害!

    發現自己變成了水鬼,她竟然沒什么激動的表現,只是靜靜地呆了一會兒,然后就開始打坐,練功,練拳腳,一直到溺水的時間發作。發作后她又開始打坐,練功……仿佛這一切事情都不是發生在她身上一樣。

    我心中暗暗敬佩,這個女人的內心,真的是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我比她真的差遠了。

    等到第七天晚上,萬鄉長終于來了。

    看起來他心情不錯,一路上哼著小曲兒:

    “送情郎啊,一送送至在……大門東啊……”

    看到他就有希望獲得周淳罡的消息!想必林嬌也知道這個道理,如果是我,可能直接沖上去就問了。林嬌到底是比我沉穩,站在水底,只斜了萬鄉長一眼:

    “里正大人好興致啊。”

    萬鄉長嘿嘿嘿地笑了笑:

    “嘿嘿……來見這么漂亮的新水鬼,心情怎么能不好呢?”

    林嬌哼了一聲:

    “我夫周淳罡怎么樣了?”

    萬鄉長撇了撇嘴:

    “他毆打鬼差,這罪名屬實不小,還能怎么樣?收押了唄!況且,你倆都死了,死了自然就斷了夫妻情分。這水鬼生活,可不好熬,你還是多為自己打算吧。”

    萬鄉長從到了這里,兩句話都是油腔滑調的,我本以為林嬌會怒斥他兩句,沒想到林嬌卻媚笑了一下,細聲細語地說道:

    “那您說……我得怎么為自己打算啊?”

    說著朝著萬鄉長走了一步,還撫了撫自己的頭發……這是一個頗有挑逗意味的動作,我不由得吃了一驚。

    萬鄉長也沒有想到林嬌轉變這么快,先是愣了一下,隨即如同貓兒見了腥一樣,臉都笑開了花兒:

    “我呢……是這一帶的里正,對這一片兒最熟悉不過。你只要聽我的,我保準早早地幫你尋個替身過來。”

    林嬌又朝著萬鄉長走了一步,把臉湊過去問道:

    “呦,那以后小女子就全仰仗萬里正照應了?”

    萬鄉長心癢難搔:

    “那是,那是,只要你聽哈,什么都好說……”

    說完,朝著林嬌伸出右手,看意思是要摸林嬌的臉。

    林嬌忽然面色一沉,左手一抬抓住了萬鄉長右手,用力向外一掰。

    萬鄉長吃痛,大叫了一聲。這一聲還沒叫完,林嬌身形一晃就倒了他背后,將他右手扭到背后,在他腿彎處踢了一腳。

    這一腳踢得位置恰到好處,萬鄉長腿一彎就跪了下去。林嬌用左膝蓋抵在他的后背上,這個姿勢,再想轉身抽出左手就沒什么希望了。

    只見林嬌右手一探,從她額頭上劃了過去,食指中指一下子搭在了萬鄉長的眼皮上,大聲喝道:

    “老娘我是什么人?也是你敢來消遣的?!你這一對招子留著也沒什么用了!今天我替你把它廢了吧!”

    萬鄉長忙不迭地討饒:

    “饒命饒命!我錯了!我錯了!是我不知深淺,有眼不識泰山!”

    林嬌哼了一聲:

    “你最好老實點兒……我問你什么,你就答什么!”

    萬鄉長這時候倒是挺智慧,不等林嬌問就連聲說道:

    “是!是!你老公在下面被收監了不假,但是他那個徒弟給他燒了好多錢下來!他拿著這些錢上下打點,應該不久就能放出去了。”

    林嬌喝道:

    “你不是說打了你這個鬼差,是大罪嗎?哪那么容易放人?!”

    萬鄉長忙不迭地說道:

    “你老公會做人,先給了我五萬兩銀子,讓我不再

    追究。再花些銀子銷罪,案子就被壓下來了,都沒送到森羅殿去辦。我來的時候,那邊已經準備放人了!”

    林嬌皺了皺眉,似乎在判斷萬鄉長說的話是不是真的。

    萬鄉長見林嬌半天沒說話,趕緊又說道:

    “姑娘不信?這五萬兩銀票還在我身上,你可以取來看看……”

    林嬌哼了一聲,松開了右手,膝蓋一使勁兒,將萬鄉長放倒在地上,用腳踏在他背上:

    “我今天也毆打了官差,而且我沒錢,你看這事兒怎么辦呢?”

    萬鄉長趴在地上連聲道:

    “哪里哪里?今天姑娘是跟我鬧著玩呢,沒有毆打,沒有毆打!”

    林嬌哼了一聲:

    “打就打了!誰跟你這人渣鬧著玩?!”

    “是,是。”

    “是什么是?是我打了你啊?”

    “不是!不是!那個……是,人渣,人渣……”

    林嬌臉上掛上了一絲笑容,這的確是最近這些天最讓人心情暢快的事情了。

    “不行,這官司咱們倆在這兒說不清楚,還是到下面去找個明白人判一判了。你堂堂里正,調戲水鬼,意圖不軌。被水鬼反抗……”

    她說到這里我才明白,為什么剛才她會用言語挑逗萬鄉長。以林嬌的能耐,根本不用出其不意就能把萬鄉長放倒。她是想讓萬鄉長留下口實,吃個啞巴虧。

    只聽萬鄉長連忙喊道:

    “姑奶奶饒命,姑奶奶,我就是一個小里正,我錯了,您大人有大量,還是放過我吧。”

    林嬌彎下腰:

    “唉?大人可別這么說,您是差,我是鬼。我老公打你一下,就得賠五萬兩銀子,我這都失手將你打趴下了,小女子真賠不起!”

    萬鄉長苦著臉說道:

    “別別別!慢說您現在已經是財主了……我把你老公這五萬兩銀子退給您?就怕您看不上眼啦!”

    這家伙還真是要錢不要命,都這個時候了,說退還五萬兩銀子的事情,還含含糊糊的。

    林嬌愣了一下,問了句:

    “我哪來的錢當財主?”

    萬鄉長嘆了口氣:

    “您二位的徒弟,給你們倆一起辦的喪事,燒的錢有您一半兒。只不過您現在是水鬼,等到下面辦了戶籍,就能拿到了。”

    林嬌的眉頭松開,終于點了點頭:

    “萬里正,那五萬塊是我老公給你的,我不要。但是你可要念著我夫婦給你的這個人情,放過我夫婦二人喔……”

    萬鄉長連連說道:

    “是,是!”

    
快乐时时彩开奖记录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