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魔臨 > 第六十七章 進擊的鄭校尉(大章)
    “王爺,那蠻賊已經破了八個軍陣了,我等還是向鎮北侯府通傳一聲,讓我等先入府吧。”

    一美須中年男子向簾幕后的身影請示道。

    “急什么,咱家這個沒卵的都不慌,瞧瞧你,嘁,丟人。”

    美須中年男對面坐著一個身穿著藍色長袍身披皮草的老者,老者臉上施粉很重,像是戴上了一層面具,唇紅齒白,聲音也尖細得很,身上的熏香味道極重。

    “呵呵,張公公說笑了,我只是在為殿下擔心,殿下千金之軀,斷然不能受到絲毫侵害。”

    “行,你們這些讀書人啊,最擅長表面一套背面一套,咱家是說不過你們,但你就不想想,這里是個什么地方。

    那蠻賊都自稱荒漠一野蠻了,這鎮北侯府若是連一個野蠻人都收拾不了,那還值得咱們陛下這般頭疼么?”

    “可是,這刀槍無眼,若是那蠻賊忽然發瘋向我等這邊而來……”

    “陳師傅,那孤也不能先進府,孤這次被父皇派來為老夫人祝壽,懂的人,曉得是我皇家秉持禮數,不懂的,還以為我皇家真怕了這鎮北侯府。

    先前,說按規矩排隊等審驗的是我們,這次,若是我們再主動尋求先進府,呵呵,孤的臉面倒是無所謂,反正孤也沒想著與二哥爭什么太子,但要是因此被人輕視我皇室,那孤就等著回京后被父皇發落吧。”

    “咦,討厭,王爺,您輕點兒嘛……”

    “王爺,奴家也要,也要吃嘛……”

    “哈哈哈,不急不急,都有,都有。”

    簾幕之內,又傳來了嬉笑靡靡之音。

    美須男子和那老公公對視一眼,都很默契地退下了這皇室馬車。

    外頭,護衛們已然嚴陣以待,雖說戰局在那一頭,但那偌大的聲勢還是讓他們不敢有絲毫的懈怠。

    美須男子迎著寒風,摸著自己的發虛,開口對身邊的張公公道:

    “張公公,那蠻賊當真是厲害,竟一人可抵千騎。”

    “蠻族王庭左谷蠡王,要是沒點兒成色,那蠻族王庭估計連名義上的荒漠之主都別想做了,早被其他大部給吞得渣都不剩。”

    “呵呵,下官見識短淺,這十年來一直在翰林院里做文章,對這天下事確實知曉不多。”

    “喲喲喲,陳大人,您這可說笑了,咱大燕,最不缺的就是武夫,唯獨缺的就是像陳大人這般的文人種子。”

    二人一路上,陳光庭瞧不上這閹人殘缺之身,這張公公也看不上陳光庭這腐儒之氣,但別說,這一路同行,該斗嘴是斗嘴,但關系上,倒不耽擱進步。

    一個因座師原因被牽連,在翰林院蹉跎之后發配到閑散王府里做講師;

    一個因干兒子檢舉,貶謫出宮,指派到了王府管雜役;

    一定程度上,都算得上是同病相憐,文人和閹人的至高無上寶座,都已然和他們二人絕緣。

    “這鎮北軍,弄得是什么把式?”陳光庭問道。

    “嘿嘿,當世一流的武夫強者,其身氣血就如那旭日東升;

    戰陣之上遇到,要么擇一二同級強者牽制與其捉對廝殺,要么,就得用眼下鎮北軍所用之法,以鐵騎車輪戰軟刀子割肉,一點一點的將他那旭日東升削成江河日下。

    瞅見沒,那蠻賊氣血已經入頹了,這第二輪八個軍陣能否接下來,還真不好說。

    就算是接下來,也該油盡燈枯了,但第三輪軍陣,很快又會續上,絕不給其絲毫喘息之機!”

    “就是拿自己人的性命去耗其氣血?”

    “也能這般去理解。”

    “那那些士卒,自己心里也清楚自己的命,就是拿來耗的?”

    “那是自然。”

    “他們也愿意?”

    張公公厚厚的粉底微微一皺,笑出了褶子,道:

    “要不人家是鎮北軍呢,不怕你笑話,咱家小時候被割前,夢想著就是有朝一日能入鎮北軍去荒漠殺蠻賊。”

    “失敬失敬。”

    “客氣客氣。”

    “只是,我還是好奇,這蠻族左谷蠡王都來了,這鎮北侯府號稱三十萬鐵騎,就沒幾個真正的高手坐鎮?”

    “有是當然是有的。”

    “那為何他們不出?”

    “有蠻族左谷蠡王當陪練,這種練兵的機會,多難得啊,自然是讓各部趁機操練一番。”

    “這……竟能如此?”

    “你且看看,今日來此為老夫人賀壽的,各國使節各大門閥甚至還有蠻族大部落;

    那種堪比眼前這位蠻族左谷蠡王的武夫強者,放眼天下,也是鳳毛麟角般的存在,但這鎮北軍鐵騎,六鎮加起來,卻足足有三十萬。

    各大門閥各個家族心里都有一桿秤,今日一遭再見鎮北軍之精銳強悍,日后,誰敢再在侯府面前放肆?

    人家,這是剛打瞌睡就被送了枕頭,在借著板子示威呢。”

    “哎,孤都完了,那蠻賊還沒完哪?”

    剛剛年過二十的六王爺掀開車簾,下了馬車。

    “殿下當心,外面風寒。”張公公馬上將自己身上的皮草脫下,蓋在了六王爺的身上。

    六王爺也不在乎這是太監用的東西,反而雙手緊緊地抓著。

    恰好此時,

    邋遢男再破一陣鐵騎!

    六王爺咂咂嘴,道:

    “張公公,你說,要是你與其交手,能有幾分勝算?”

    張公公聞言,臉上委屈得如同一朵雛菊,

    道:

    “哎喲,我的殿下啊,您這是在抬舉奴才還是在侮辱人谷蠡王啊。

    奴才這點兒三腳貓功夫,在王府里對付對付那些毛賊倒還能行,真要對上這種角色,奴才也就只能舍身拖延其幾息,好讓殿下您能跑多遠就先跑多遠了。”

    “哈哈哈哈…………”

    六王爺笑了起來。

    陳光庭這時卻開口道:

    “殿下,臣有一事不解。”

    “陳師傅但說無妨。”

    這時,張公公當即揮手示意身邊的王府護衛離遠點去防御,省得聽到了接下來的談話。

    陳光庭有些感激地看了張公公一眼,隨即道:

    “臣聽說,此番賀壽之差事,是王爺您主動向陛下要來的?”

    “正是。”

    “臣不解,王爺向來最厭俗務,為何……”

    “因為孤想先來看看這位鎮北侯府里的郡主姐姐。”

    “王爺,您是對…………”

    “陳師傅,您想多了,這位郡主姐姐,可不是孤能享受得起的,這是父皇有意為二哥準備的,也就是父皇心中的,未來大燕太子正妃人選。”

    張公公聽到這則皇室秘辛,有些咂舌道:

    “二殿下性子柔和,這郡主性格上可不是個好相與的主兒。”

    這話張公公還留了很大的余地沒說,但大家心里都清楚。

    女兒家家的,一個人能撐得起侯府運轉,再殺雞給猴看,且一出手就是滅人全族,雞犬不留。

    這種女人,要被選做太子妃?

    古往今來,那些權傾朝野的后宮之主,至少在剛入宮時,還是個純真懵懂天真爛漫的少女。

    需要經過在深宮內一年年磨練,一步步成長,才能真的鳳威臨朝;

    但這位郡主,相當于進宮前就是個滿級號!

    “正是因為二哥性子太柔弱了,為人過于中正謙和,所以父皇才覺得正需要這種太子妃來輔佐二哥吧。

    有手段,有心計,心又夠狠,朝外,又有大燕第一重鎮做外戚,嘖嘖,日后等二哥繼位了,誰敢欺負他們夫妻倆?”

    這是大不敬之語,但張公公和陳光庭也只是對視一眼,互相當沒聽見。

    “孤這次來,可不光是帶了給老夫人的壽禮,孤這幾年開府后,自己也倒騰了些銀子,置辦了一些禮物,特意運來討好我這未來好嫂子。

    凡事,都得先把前站打好,這說不得,萬一哪天二哥身子出了什么問題,早早地就…………嗯嗯,你們懂的;

    然后我這好嫂子再來一出牝雞司晨,

    等拿宗室開刀時,多少能念著點兒此時的香火情,放孤一把。”

    “殿下,外人都說殿下您荒誕不羈,但臣卻清楚殿下之聰慧眼略,無人能及,所以臣實在不知為何殿下您不…………”

    “陳師傅啊,這話,以后就不要說了。”六王爺搖搖頭,繼續道:“一代雄主之后,往往會選擇一位守成之君做自己的繼任者,二哥,是父皇最中意的人選;

    怎么說呢,二哥的性子,適合父皇‘雄才大略’之后收拾爛攤子休養生息,而我,可不會去老老實實本本分分地就坐在那椅子上什么事兒也不做。

    你信不信,但凡孤露出絲毫想要爭位的想法,明日,密諜司就能在孤的王府挖出龍袍來!”

    “殿下的意思是,陛下還有動兵的想法?向南,還是向北?”

    “陳師傅,孤乏了。”

    陳光庭馬上跪了下來,

    “臣失言,請殿下…………”

    “陳光庭,快給咱家起來!!!!!!!”

    張公公激動地喊道。

    “不,殿下不原諒臣,臣就不起來,殿下…………”

    “陳光庭,

    那蠻賊,

    向咱們這里殺來了!!!!!!!”

    陳光庭馬上起身奔跑。

    ……………

    “得,咱收拾收拾,該各就各位了。”

    鄭凡從帳篷頂部跳了下來,四娘和丁豪緊隨其后。

    “主人,我們這是?”丁豪有些不解地問道。

    “去救駕。”

    “救駕?”

    鄭凡點點頭,指了指前方的一處營地,道:

    “看見那面黑龍旗幟了么?”

    “看見了,這應該是位來祝壽的皇子。”

    “嗯。”

    丁豪雖然還有些懵懂,但也將自己的長槍捏在手里準備陪鄭凡一起去。

    “額……阿豪,你就不要去了。”

    “主上信不過屬下?”

    “不是,是他不認識你。”

    “嗯?”

    鄭凡伸手拍了拍丁豪的肩膀,

    對他比劃了一個方框,

    道:

    “你要是不想回去時坐小盒子里,就別和我們一起去了。”

    “哦,好……”

    丁豪雖然什么都不懂,但還是停在了原地沒繼續往前。

    前方,傳來了鄭凡和四娘的聲音:

    “四娘,你說待會兒我是喊大燕鎮北軍虎頭城護商校尉鄭凡在此,蠻賊休得猖狂還是……”

    “主上,我覺得詞有點多了,可能來不及。”

    “那就喊鄭凡在此,休得猖狂?但怎么感覺有點中二。”

    “要不,奴家來幫主上喊?”

    “你怎么喊?”

    “奴家變音:

    啊,這好漢是誰?

    啊,這不是大燕鎮北軍駐虎頭城護商校尉鄭凡么!”

    “…………”鄭凡。

    …

    一輪又一輪,

    一波又一波,

    鎮北軍鐵騎悍不畏死,他們真的如同機器上的零部件,只要上官一聲令下,就失去了一切作為人的情緒。

    終于,

    在下一輪沖鋒中,

    砂拓闕石沒能破開軍陣,反而被軍陣一輪沖鋒擊退。

    這是他已經接近氣血枯竭的征兆!

    有指揮的校尉馬上開始下令布陣,接下來,將是三個軍陣一起沖鋒,絕不給起騰挪喘息的時機。

    然而,就在外圍軍陣變化之時,砂拓闕石忽然拔地而起,周身氣血釋放出了刺目的紅光,整個人居然一躍而出,試圖跳出這鐵騎包圍。

    “怎么,怕死了?”

    一聲低喝從下方傳來,

    緊接著,

    一名身穿黑甲手持雙錘中年大將也是騰空而起。

    顯然,這是鎮北侯府一方的強者,先前一直隱而不發,現在見這蠻賊有突圍的意思,馬上出面截殺!

    鎮北侯府,可不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

    一個氣血正盛,

    一個氣血衰落,

    但砂拓闕石卻沒絲毫的畏懼,

    在心里,

    他已經把自己當作一個死人了。

    先前沖陣,命喪其手的鎮北軍騎士足有數百人,傷者倍之,他,已經夠本了。

    “轟!”

    巨錘和拳頭碰撞到了一起。

    “蠻咒,死泉!”

    一道道黑色的水霧自砂拓闕石身邊升騰而起,這血霧,是其精血所化,帶著濃濃的詛咒氣息。

    他從小就被祭祀所收養,雖然最后走的是武夫之路,但蠻咒他也是會一點的。

    持錘大漢身形倒退開去,

    不是說他怕了砂拓闕石,

    也不是說砂拓闕石這蠻咒有多恐怖強大,

    事實上,身為鎮北侯府內的總兵,常年駐守荒漠,對蠻族對蠻咒自然很了解熟悉。

    這道蠻咒,他最惡毒的地方在于是拿施咒者本身作為祭品,以此來詛咒另一個人,咒語的效果根據祭品的層次來劃分。

    一旦這個咒語被觸發成功,

    施咒者會頃刻斃命,

    但中咒者,下場也會相當凄慘。

    他不會死,但武道之路將就此被終結,大概率終生將再無寸進,同時,會馬上進入衰敗期,氣血日漸削弱。

    這個蠻賊,他氣血已經近乎耗空,已然是強弩之末,以自己的武道之途來換他的命,不值得!

    其實,就算自己不出手,下方滾滾鐵騎追逐之下,這個蠻賊根本就跑不出這片綠洲!

    然而,

    接下來的一幕卻讓持錘大將雙目一瞪,

    那蠻賊居然直接落向了使節駐扎的營地里,而且毫不猶豫地直接沖向了那面掛有黑龍旗幟的營寨!

    “蠻賊,敢爾!”

    ………………

    “轟!!!”

    強橫的拳鋒之下,

    王府護衛宛若紙糊的一般,被頃刻間撕裂了十多人。

    什么叫百足之蟲死而不僵,說的就是此時的砂拓闕石,一入營寨,就如同猛虎逐羊,王府護衛在其面前者,無一回合之敵。

    “殿下,快走,快走!”

    當砂拓闕石的氣機鎖定了六王爺時,張公公知曉這一遭是躲不過去了,當即厲聲道:

    “此乃大燕皇子,爾敢以下犯上,爾這荒漠萬民可敢承受吾皇天怒!”

    面對這等威脅,砂拓闕石毫不在意,徑直而來,順便,又輕描淡寫地將四名敢于阻攔的護衛撕裂。

    張公公雙手下壓,一道道青色的氣浪自其掌心匯聚,其身形猛地向前,直撲砂拓闕石,一如巨蟒探身!

    然而,砂拓闕石周身氣血宛若世間精鋼,任憑張公公以氣化練擊錘了無數遍,依舊難以在短時間撼動此人絲毫。

    武者,就是這么的可怕,只要他們的氣血還沒有完全耗盡,他們的體魄,就是最強兵器!

    越是強大的武者越是如此。

    砂拓闕石伸手,虎嘯龍吟,張公公的手臂被其直接攥住,周身青色匹練頓時渙散。

    “砰!”

    張公公被砂拓闕石直接摔在了地上,一腳踩下去,張公公噴出一口鮮血,胸腔肋骨也不曉得到底斷裂了多少根。

    但張公公確實踐行了自己先前說的話,他確實擋住了這尊可怕的蠻人數息時間。

    而六王爺已然和陳光庭二人逃到了營寨口。

    砂拓闕石沒有去管重傷在地的張公公,轉而單腳跺地,整個人如同出膛炮彈一般直沖那位大燕皇子!

    “放肆!”

    一道巨錘從空中落下。

    “砰!”

    鐵錘直接砸中了砂拓闕石,因為他沒有躲避,硬受了這一錘。

    終于,

    近了,

    近了,

    近了!

    砂拓闕石看見了那名文官男子臉上的驚慌,也看見了那位年輕的大燕皇子臉上的絕望。

    “陳師傅,他的目標是孤!”

    六王爺一把推開了陳光庭,自己則向另一個方向跑去。

    這一幕,也落入了砂拓闕石的眼里;

    呵,這位燕國皇子,還不錯。

    然而,

    就在這時,

    一只手忽然從其身側出現,抓住了他的腳踝。

    那位持錘大將眼耳口鼻處已然溢出鮮血,強行瘋狂催動秘法加速氣血運行以更快的速度及時趕到,并且,成功截下了砂拓闕石。

    砂拓闕石左手握拳向著持錘大將轟去,

    持錘大將以單錘格擋,

    “轟!”

    砂拓闕石左臂崩裂,直接炸開。

    持錘大將臉上露出了震驚之色,對方先前的拳頭,沒加力!

    左臂的碎裂沒有影響砂拓闕石絲毫,他右手下探,從地上撿起一把先前自己斬殺的一名王府護衛所遺留的長刀,

    而后,

    向著那名大燕皇子投擲了出去!

    “嗡!”

    刀鋒化作了一道白芒,直劈而來。

    就在這時,

    一名披甲校尉忽然出現在六皇子的身前,

    緊接著,

    其身上釋放出了足以亮瞎人鈦合金狗眼的刺目光芒!

    鄭凡瞎了,

    其身后的六皇子也一起瞎了。

    “鏗鏘!”

    刀鋒碰撞之音傳來。

    六皇子只覺得一堵墻撞上了自己,將自己壓倒在了地上。

    等到暈眩的視線恢復時,

    六皇子看見一名校尉壓在自己身上,這名校尉手中的刀已經斷裂,而那把投擲過來的刀鋒,卻已然刺入其甲胄之中。

    原本,按照排練,

    鄭凡這會兒應該艱難地扭過頭,看向自己身下的六皇子,

    很痛苦地問一聲:

    “殿下,您沒事吧?”

    但在此時,

    感知著自己腹部位置傳來了的劇痛以及那腸胃和刀鋒親密接觸后帶來的詭異冰涼感覺,

    先前的臺詞,

    在這里,

    變成了:

    “艸!好疼……”
快乐时时彩开奖记录查询结果